草原散文 ,京香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秋天的草原很美

文/史

出了岷县,进了卓尼,山突然变绿了,初秋的暑气被绿里蕴含的凉意瞬间驱散。

高山就像扎根草原的绿色巨人,一动不动,用高贵的头颅捧着蓝天。白云落在山顶,就像蓝天奖励了山的圣帽。还有白云从天而降,像薄纱一样,会暂时遮住山。

山顶上矗立着一座白色的塔,非常庄严。旁边还有别人,堆着作伴。用祈祷旗打猎,迎风招展。很明显有人绕着白塔走,把手中的白纸抛向空中;隐隐约约,他们能听到自己在用一种特殊的语气喊着什么。纸片在山风中四处飞扬。当地人说散落的纸叫“伦达”,是祈求好运、健康、幸福的祈祷文。

随着车的推进,山很远,由远及近,大片的草坡映入眼帘。白色的绵羊和黑色的牦牛,像天空中散落的白色珍珠和黑色珍珠,覆盖着草坡。有些喜欢爬山的人从坡底走到坡顶,有时会弯腰翻草丛里的东西。当地人说它在采摘野草莓,这是登山者这个季节意想不到的收获。在山坡上吃草的牦牛停下来,静静地看着登山者,仿佛在想,那些地方我都吃过了,你还能挖出什么来?

时不时会看到“ Tara ”(一种兔子大小的草原居住者)。一尘不染的毛尖闪着油,脚是倒着的。晒着圆滚滚的肚子是调皮的。看到有车经过,你警觉地翻身跳到洞里,看着车远去,或者干脆钻进洞里。

与其说是花坡,不如说是草坡!各种野花随风摇曳,比如草原上的选美比赛。停下来仔细看看。我从来没见过!红、黄、蓝、紫、粉,五颜六色;钟形、锤形、碗形、碟形、酒瓶形、蝴蝶形,各种各样;微风带来一股花的混合香气,沁人心脾。还有些含苞待放的花!有球形的,饼状的,棒状的花蕾,盛的时候也猜不出来会是什么样子。虽然这些花看起来不同,但草原母亲给它们起了一个共同的名字——格桑花。那些小飞虫,像蜜蜂但不像蜜蜂,在花丛中飞来飞去,就像在世界各地开演唱会,唱着不同语言的歌。

在禁牧草坡上,狗尾草长得又高又密,像麦田一样,在风中微微掀起波浪,成熟的草籽傲然立在枝头。草坡上几乎看不到光秃秃的土地,就像张绣一条铺满鲜花的绿色毯子,已经蔓延得很远了。

当汽车行驶时,一望无际的草原展现在我们面前。帐篷就像一块块白玉,整齐地镶嵌在草原上。几个喝青稞酒的年轻人,躺在草地上,声嘶力竭地唱着,认真听着歌词。他们又从天堂借了500年”……

一条清澈见底的河流,一路向东,带着草原的美好,草原人的幸福,一路歌唱,穿越草原,流向远方。

就像风吹着祈祷轮在山上旋转,水吹着祈祷轮在水中旋转,经文在阳光下闪耀,日夜宣扬着大佛僧们所写的真言。

草原上的野兔不愧是短跑冠军。他在同一个地方待的很好,但是总是在你的车经过的时候选择过马路,像闪电一样,仿佛他一步就过了马路!另一方面,蕨麻猪则完全不同。他们成群结队地穿过马路,让哨子歌唱。他们依然迈着一成不变的步子,哼哼唧唧,不花时间,仿佛在炫耀自己与人类的亲密关系。车不得不停下来,车里的人给了“两个学长”注意,直到走到路对面的草丛里。

几只老鹰突然从远处的山顶起飞,仿佛完成了一项庄严的任务,然后在空中自由盘旋。有那么一瞬间,我仿佛接到了一个命令,排列成烟花般的阵列,像一支箭一样向着远方的天空各自的方向飞去,强大到让我想起了航展上的舰队。

万物生长在太阳上。这时我走下车,突然有一种直视太阳的冲动,带着虔诚勇敢的心,哪怕只花了0.1秒!

这个结果让我泪流满面。

汽车在美丽的草原上继续前行,就像在无尽的画卷中行驶……

草原习俗

正文/周卓然

假期里,父母带我去了新疆,让我有机会亲眼看看这个美丽神奇的地方。我们坐车去了那拉提草原,眼前的景象让我震惊。绿精灵在这里筑巢,把原本的荒山变成了华丽的晚礼服“ ”。来到山脚,我们沿着小路向山顶行进。我似乎是这片草原的一员。如果说这片草原是一片闪亮耀眼的星空,那么我们就是这片星空中一颗微不足道的星星。向上走,我们来到了山顶,这让我们感到惊讶。为什么?我们把目光转向山顶上的一匹好马。“今天刚赶上万马大赛,以后可以大饱眼福!”还真的是我感受到了神圣独角兽的和谐心跳,不愧是父女,父亲回答了我的疑惑。我挑了一匹白马,在万马大赛开始前骑上了。我的好奇心战胜了我的恐惧,当我在这片草原上驰骋时,我的屁股会被摇成两半。万马大赛即将开始,几千匹马从山上疾驰而下,发出隆隆的响声,让我目瞪口呆。这壮丽的景象令我震惊。马如鸡血,精神抖擞,仿佛山脚可以给它们无限的自由,让它们挣脱枷锁,获得重生。一匹骏马从我们身边飘过,只留下漫天飞舞的尘埃,耳边回响的依然是“巨人的声音”。

新疆的风景让我陶醉;新疆的草原让我着迷;新疆的马让我伤心……这次旅行在我的人生旅途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记。

在草原上放风筝

文本/侯红伟

秋风送爽晴空,我们单位几个老同事又在一起了。几次在一起,八个人,就七男一女,报了“八仙会”,每两三个月聚一次玩合肥近年新建或升级的景点。一年过去了,我们一直在巢湖钓鱼,在三江源游泳,摘桃子,骑马,但我们仍然乐此不疲。这次,“张”提议去巢湖“陆上草原”放风筝。

我经常去巢湖,喜欢钓鱼,喜欢逛山河。我知道有个“岸边草原”,但是我没玩过。这片草原有400多亩,真的够大了,意味着无边无际。种植的草叫“中国结草”,耐践踏,有弹性。

熟悉放风筝的八位老人,一边整理着买来的成品风筝,准备起飞,一边聊着小时候放风筝的趣事。湖边风很大,一只带着大圆桌的风筝顺利升空,跑者的线在减少,风筝已经飞到了200米的高度。大家开始轮流握线轮,控制风筝,回忆起小时候放风筝的乐趣。

“叫天上的风筝”,自称“曹国久”的人说。这个我不懂。他说是把打孔的纸沿着线放。因为父亲刻板严厉,我小时候没有太多乐趣,也没有放风筝的记忆。我还记得当我是父亲的时候,带着儿子去放风筝。我儿子小时候生病了。他因荷尔蒙而肿胀。他自卑,在家养病。他早年总是萎靡不振。那时候还没有做完风筝,我就带着儿子去砍竹子,自己糊上,给风筝贴上丝带,然后拉着线跑,让风筝起飞。那是我儿子最开心的时候,那种忘了病,无忧无虑的童年笑声还在我的记忆里。

风筝飞到300多米高,进入稳定状态。“张”接过卷子,还在讲放风筝的技巧。我开始和另外两个“仙家”一起向北踱步。草原中央有两个镜面池塘,远处有山丘。是时候欣赏草原深处的风景了。

远远望去,小棠呈月牙形,有一个“仙家”说它像鸣沙山下的月牙泉。走到前面,小池塘被一对大夫妻连接起来。我说更像台湾省的日月潭。小池塘里的水很清澈,周围的水草茂盛,盛开的紫色花朵在水中摇摆。几个女孩在池塘边嬉笑,小宠物狗突然穿着衣服跳进水里,引起岸上一片哗然。虽然他知道狗会游泳,但他毕竟穿了狗衣服。小狗也很疯狂。

去山上的草还是深绿色的,因为靠近水源,山上挡住了北风。更美的是草丛里不时能看到半英尺高的野花,深秋的时候还顽强的开着。我俯下身闻了闻,没有香味,却是五颜六色,给曾经见过黄色的草原增添了生机。

爬上山,大湖在东边,广阔的草原在南边。这片草原将高层建筑的标志性建筑推至环湖路以西,给人留下了这一片广袤无垠的优秀生态景观。

山上有休息亭,还有滑草等休闲项目。我们欣赏完风景后,那些“仙家”也拿出了风筝。他们玩得很开心,折断了风筝的线,但他们把它追了回来。因为,还有童年的回忆。

湖边草地

文本/张建春

草原,远离天空,诞生于五大湖,落地后敞开心扉……

我不止一次的做过这样的梦,骑在草原上,身心浸泡在绿色里,然后潜伏在远离喧嚣的草丛里,对着最近的花窃窃私语,吮吸着花花草草里的天然气,任由慢动作的昆虫把我带入最初的默默无闻。

一直有好几个愿望,比如在海里游泳,在沙漠里徒步,在山中呐喊,在草原上翻滚。前几个愿望都实现了,但是草原一直没能成行。人生有很多无奈。面对沙漠,种下一棵又一棵的绿草是一件幸福的事。草原就是在做这样的事情,它以草的形式出现,互相攀缘撕扯,化微小为强大,把众生迷茫的绿色作为一个整体,压着猛烈的蹄声和踏踏声,甚至咬住它们的嘴唇和牙齿。我对草原更有幻想。白云在浓密的草尖上,像一张巨大的海报。天地合一。过了一夜,草高了,天地分开了。云还是云,地还是地。草是如此强大,它托起天空,白云飘动。草原自然成为心中的圣地。

在生活的纠结与躁动中,我走进了湖滨草原。水边的草原,到处都是水的湿气,海浪的运动,甚至飞鱼的影子。初夏的水滴带着水果的酸甜味道。它们被露水沾了草叶,太阳把它们吸干,又飞了起来。无风无浪三尺。海浪拍打着湖岸,受伤的水痛得跳了起来。草是找倾诉对象的最佳选择。草不会唱歌,沉默是它的天性,就像我这样的人的平凡生活,在感伤的眼神里咀嚼着一天中的黑白,什么也不说。

草原在湖边,伴随着风帆,它的鲜汁与湖中清澈的波浪相比。草是固体水。当你带着你的根行走时,你会变成一条有思想的水。风一吹,附着在土地上的草也会起波纹。湖水是液体草,他们一起仰望天空,发出一声草的叹息。只要阳光照进水的缝隙,鱼就会变成草原上的昆虫,咬着绿叶,开启一段传奇。有些情绪就是这样形成的。走在湖边的草地上,就像在湖里打浪。在湖里航行就像在草原上颠簸。水和绿融为一体,世界的味道就精彩多了。

湖边的花我大多不知道。它们五颜六色,红的,白的,蓝的,红的,俗世的,白的天空,蓝的海洋。当它们结合在一起,就是天人合一。有一种格桑花。我知道她是外地的。她开车劲头十足,五颜六色。她没什么顾忌,大方深情的看着我。好像她一招手就会扑进我怀里。我刚刚用眼睛看了看格桑花。我真的很害怕。待久了,忍不住挑了一个。本地的花,蒲公英居多,时刻准备着,以至于湖风吹来很难安静。

湖滨草原种上了杂花,让本该寂静的草原变得生动起来。草原上的草应该是多样的。我没去过,能想起来。走在湖边的草地上,我把自己当成了一条青虫,依附在超然的小草上,咬了一口后,只是一滴,花粉抹在脸颊上,清爽祥和。世界如此坎坷,能有一棵小草在身边厮混真是万幸,更何况是湖水冲走翅膀上的灰尘。

借着一匹马在草原上疾驰,借着一个桅杆帆在湖里冒头,我突然生出了好心情,离市场很近,远远地走着。高大的建筑变成了枝叶茂密的巨树,这些都是草原的元素。元素中自然有我,我就这样坐在地板上,让草顶起,伸出双手,撕下云彩,擦去眼角的懵懂混沌。

这片草原诞生于五大湖,着陆后开放。

盛夏和你一起看草原

文本/宋伯航

炎热的夏天,大地在烘烤,期待一种清凉的心境。这是这个季节去新疆的最佳时间。朋友告诉我,到了新疆才知道中国有多大。到了伊犁才知道新疆的美。伊犁夏季的昭苏阿克达拉草原清澈、柔软、温暖、艳丽、耀眼;蓝天、白云、雪山、云松、花海,使人与风景融为一体。

从乌鲁木齐一路向西,沿伊犁河谷前往昭苏草原,来到平均海拔2180米的西天山,周围是海拔6995米的天山第二高峰,分别是汗腾格尔山、乌孙山、阿坦陶山、查达尔山。夏季日平均气温不超过24℃,形成独特的“天然氧吧”。

驶进昭苏后,我看到一辆白色的天马站在公路旁的高坡上。这座雕塑是昭苏的地标。2003年,昭苏县被评为“中国天马之乡”。受地理气候的影响,农作物一年熟一次,新疆其他地区盛夏也有收获,但在昭苏草原,油菜和小麦却欣欣向荣。透过窗户,数百万英亩油菜花和翡翠小麦起伏不定。一条宽大的黄缎之后,是一条宽大的绿绸,每一种颜色都随着起伏的大地跳动。鲜艳多彩的线条就像流动的丝带和流动的旋律。

在昭苏县短暂休息后,我们兴冲冲地驱车前往中哈边境公路边的阿卡达拉大草原,在广阔的视野中铺展绿色。南面是一座挺拔的雪山,苍松苍茫,云雾缭绕,羊鸣马嘶,鸟鸣鹰绕,天地苍翠。当地导游说,阿卡达拉草原位于西天山腹地深处,南北长110公里,东西宽45公里,面积3200平方公里。它汇集了冷与热、旱与湿、荒凉与美丽的对比,壮观而精致,表现出独特的自然美。

走进原始草原,就像走进人间仙境。山峦起伏,太阳不再炙热,阳光柔和,线条柔和,层次分明,鲜花盛开,雪山云杉犹如一幅壮丽的自然画卷。草原尽头是阿克雅子大峡谷,谷道石林瀑布,自然,冰川岩画,鬼斧神工,悬崖绝壁,极其陡峭;山谷中有密林,溪水潺潺,松涛鸟鸣;远处蓝天白云雪山巍峨,与辽阔壮丽的草原美景相得益彰,形成了神奇的异彩。

天空湛蓝,清澈透明,草地繁花似锦,山野四季盛开。绿草使满地的香花更加绚丽多彩。油菜花把大地装点得绚丽多彩,黄得耀眼,黄得灿烂,形成一片壮丽的金色海洋。梦里的雪山草原,草长满了,绿云杉林覆盖着,错落有致的蒙古包,丰富的水草,成群的牛羊,炊烟袅袅,让人感受到空中草原夏日牧场的气息,立刻忘却烦恼和习俗,身心融入这种原始的纯净。在昭苏,没有人触摸不到天堂的五彩缤纷。

阿卡达拉草原的清凉之美,只有穿过它,用心去感受,才能体会到。就像人生的经历,只有过了,才会有深刻的感悟。这种感觉无法用语言完全描述,只能在心底流淌,冲刷你的内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