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时,思考从风和霜开始 |写文: 汤世杰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黄昏不是黑夜,没有那么深,没有那么深不见底。清朝的黄图爵有一本书《看山哥闲笔》,说“一个蒲团,在烟云最深处落脚,花了不少钱悄悄背诵,没想到白云是我的道迷。”阴霾最深处除了早晨就是黄昏。甚至,我不需要蒲团,只是在日常生活中,一把椅子,倚着,盯着窗外,就够了。

这时候你就可以看到,傍晚时分,阴影大面积地走来,那些鲜艳的绿色花朵似乎正在节节败退。但当我看到有些地方,黑暗而厚重,接近地狱,有些树叶孤傲地闪耀,我会痛苦地告诉自己,黄昏不是终点。结局还没到。但风霜终究还是来了。这一刻,我想起了风霜。

风霜,原只是一句话,才九季,风真冷,霜真白。鸡鸣茅店月,人也桥霜。一旦来到这个世界,只有世界上的风霜才会让人真正感到彻骨的寒冷,洁白而萧瑟,甚至比真正的风霜还要风化。

天塌下来了。天是用来落的,比如秋冬的落叶。第一,它们像第一片新芽一样黄,飘落;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第二部和第三部……,轻如陈年老酒,是曾经在街上让人沉醉的液体;然后,落叶如雨,不红,红得像血,像爱,像夜里醒来哭泣……。它们落了,落了,落了,落了,落在没有叶子的地方,落在树枝上,像绳子一样凌乱。他们绑不住夜里的风吹雨打,树枝也无法弯曲,却能绑得住千万匹飞奔的马。让它倒下,变得禅,变得沉默,一低头,过去已被泥土覆盖,而不是脚踝,不要害怕那些从未离开树叶的树偷偷笑。

小雪经过。大雪过去了。我曾经想象过,飘渺的大雪,通向云与鹤的本性,在随寒冷飞翔,花苞黯然失色,道路被阻隔。是谁毁了童心,没有休息,唯一的一双泪眼看到了图集里的泪。结果,雪很少,雪很大。白发沾霜,往事如雪。“霜夜,江峰的渔火太飘逸,不适合担心睡不着的情况”,所以我可能会借点雪花膏堆个雪人,等冬天的太阳暖了流水汩汩而去,两手之间留下几滴思念。

这时,终于到了这个时候,我会想起山里的秋天,想起秋天的果实。大部分水果都是从树上掉下来的,被一筐又一筐的摘下来。然后,他们上车,漂亮地走到一边。我为他们高兴,为那些早期的果实难过。而那几个没掉下来的东西,说不清,侥幸逃脱,散落在树枝上,或者掉在地上。他们想知道如何把石头藏在锋利的雪中,然后溜进第二年春天。

那似乎是一种爱。哪里有生活,哪里就有爱。

有朋友在微信上说,有时候,爱情连一点理由都不需要。也没有爱情。我看到了,但不知道怎么办。那天晚上,城市睡着了,但月亮仍然醒着。“我的床脚闪着如此明亮的光,会不会已经结霜了?。”月光有点像霜。似乎在那个广阔的世界里,人们常常忘记随手关灯,但这需要无尽的努力,却难以照亮漫漫长夜,只好等到天亮。

小时候唱的儿歌说,月亮走了,我就走,我就给月亮一个篮子……,但是Fuchiyama也要走。我一直想去山上,走了那么久,远处的山还是很远,路还是很长。我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到达。

然后,我想到了另一个朋友。我想拿起电话对他说,你睡着了吗?不然可以暖酒归光。侃侃的酒鬼往事:漫天风雪,半盘酒菜,一壶烟蒂,几筐字……想一想,放下电话,对自己说,太晚了,我知道你梦见了野外,希望你梦见了没有风霜的野外/。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