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悲伤,孤独的散文 ,水菜丽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悲伤的栀子花

文本/红孩子

流浪半辈子,喜欢种花种花。

来吕梁定居后,秋末冬将至,在网上买了一瓶栀子花。

这是我第二次在网上买花。依然是透明的有机玻璃瓶,优雅、简洁、丰富。栀子花虽然还没开,但是叶子深绿色,叶子干净明亮,婀娜整齐。它放在桌子上,在球场的房间里,不时地看着它,给人以巨大的活力。即使在寒冷的冬天,室内温度适宜的时候,她也要做好努力开花的准备。几个蓓蕾正在孕育,有的更大,有的刚刚冒出来。大一点的越来越饱满,有时候还会开花,让人期待,让人欣喜。

时光飞逝,时光飞逝。庚子的春节转眼间就要到了,寒假回家就提上日程了。回家前,我把花瓶灌满清水,想着20多天后它还会回来,然后又能看到可爱又有活力的栀子花,于是安心回家了。

没想到,突发事件发生了,计划跟不上瞬息万变。众所周知的新冠肺炎疫情突然把中国传统的欢乐祥和、走亲访友的春节变成了民宿晚睡、秀厨艺“在家躺着做贡献”的春节。

正月十五过后,上班还很远,春节假期还在继续。本该开学的学校,却匆匆推出了网络课程。有人开玩笑说,全民都要练成厨师,护士当战士,老师当主播。在这个时代,让你成为什么都是没有商量余地的。每个有孩子上学的家庭都有一个房间,成为临时教室。网上教学,看作业,填表格,早请示,晚汇报,这就是无奈的延续的春节。

这是知天命的一年,也是我过得最不寻常的一个春节。

在这样一个不寻常的春节,我见证了身边的世界,收获了无数感动。

除夕之夜,是成千上万的家庭团聚的时候。多少人赶回家,但他们,白人士兵,离开家园,去其他地方救人。他们知道重逢指日可待,知道疫区最危险,知道自己的家最安全,但他们肯定踏上了新的武汉之旅,帮助湖北。他们是最漂亮的“逆行”,他们在防守

疫情无情深情。李文亮等八名勇士毅然敢于说出真相,吹响了疫情防控的哨子;钟南山和李兰娟不顾年事已高,亲自前往疫区,调查取证,出谋划策,尽最大努力尽快控制疫情,日夜奋战。无数的医务工作者,白人军人,社区工作者,你无法知道他们的名字,无法知道他们的家庭是什么样的,他们是否有亲人需要照顾,他们是否有妻儿不忍心离开亲人,他们是否也有秘密,但他们走在街上,走在社区里,走进家庭,像一个坚定的螺丝钉,坚守自己的岗位,站在自己的岗位上,用自己的行动传播对世界的爱。用真情化解群众的困难和恐惧,传递人民的善良;用每一点点的努力和心血,继续把我的心和忠诚写在入党誓词里。

疫情无情,人间有爱。有多少人有钱出钱,大力出力,为社区、为群众、为周边尽全力防控疫情,默默奉献,无私奉献,展现良好的道德品质,彰显新时代精神。

它们就像站在天地之间的栀子花。他们虽然平凡而平凡,他们平凡而不起眼,但他们带着自己的光,带着自己的香,他们干净,他们明亮,他们无私无畏,他们默默奉献,他们不辜负自己的使命,他们敢于承担责任,他们挺起时代的胸膛,他们是中国时代的脊梁。

我的栀子花,就这样,你定格了这个春节无数动人温暖的画面。虽然不乏悲伤和痛苦,但你用自己特别的方式让我记住了这无数的人。

栀子花,你干净明亮,你永远年轻,你永远活在我心里。

美丽的悲伤

正文/蒲红梅

夕阳消失,暮色渐浓。我踱到窗前,读着李清照的词:“黄昏过后,东丽的酒弥漫着暗香。别说清秋不是人,西风卷起珠帘,帘中人比那黄菊还细。”轻音乐夜莺淡淡地飘到耳边,悲凉的感觉充斥其中。话里的相思仿佛化为缕缕青丝,纠结在爱情里,不断割舍,理智混沌,若无其事的漂浮在心里。

文字和音乐传达的悲伤,我一尝,原来是甜的。一抹悲伤化为一抹甜蜜,一点点渗入心底,是久违的感动。我有多久没有被这样细腻温柔的感情打动了?尘世匆匆,我的脚步快,所以我的心被磨砺了,结了茧,变硬了,迟钝了。又或许是因为岁月流逝,带走了感伤的青春,带走了太多的美好,让我觉得麻木。总之,太久没有细细品味过一千遍的感情,太久没有回忆过迷失在时间深处的旧情。有些悲伤是甜蜜的。真的很有必要像品红酒一样,去复兴、去品味、去品味情感的味蕾。相思、辛酸、惆怅、惆怅,这些词对于活得又快又快的现代人来说几乎失去了生命力,永远尘封在旧书里。然而,它们太漂亮了!比如相思,谁能体会其中的苦与甜?

“随着衣服变宽,人们永远不会后悔,他们会为伊拉克而憔悴。”“每天都想你,喝长江水。”伤心的心一点一点品尝相思。爱与恨交织,苦与甜交织,复杂而优雅。还能尝到那些喜怒哀乐吗?如今,即使是异地的恋人,也可以通过电话和视频与心上人取得密切联系。洋槐的味道被岁月的流水冲淡了,茶好像泡了很多次都没了味道。忧郁也是深情美好的。“出水,春天。”“人自然长大,讨厌水。”“但是既然水还在流,虽然我们用剑砍了它,还是举杯消愁吧。”“如果人生就像初见,为什么秋风要画扇子?”细细品味这些失意感伤的诗句,突然觉得它们就像一阵风,软软地落入我内心的某个角落,粗糙的情绪瞬间变得细致而美好。这些失落和惆怅,可能与多年前国家、整个世界的毁灭和宏大的野心有关。现在,这些沉重的字眼在岁月中已经褪色。我们只需要坐下来慢慢读一种感觉,一种淡淡的,遥远的感觉,就像一座遥远的山,被淡淡的墨勾勒出来,韵味悠长。等待也是美好的,也是悲伤的。“住在千帆不好。时间很长。”“谁送金淑在云端,雁归时,月满西楼。”在当今社会,我们越来越缺乏等待的耐心。谁能体会到等待时的焦虑与悲伤,期待与惆怅?

那种温柔和缠绵似乎已经像风一样消散了。有些悲伤是淡淡的,浅浅的,就像笼罩在轻雾中的青山,烟雨中的风帆。漫画吉米说:“一切悲伤总会留下一丝喜悦;所有的遗憾总会留下一个完美的角落。我在冰峰的深海中寻找希望的缝隙,但醒来时,我瞥见了美丽的阳光!”多么真诚多愁善感的心,能发现悲伤留下的快乐线索?“粗糙、麻木、贫瘠的心感受不到细腻的节奏,感受不到生命的微光。”有些悲伤是甜蜜的。你还能在坎坷的人生中保持一颗敏感的心,品味那些细微而美好的感情吗?

风会带走你的悲伤

文本/崔莉

一个秋天的下午,我上了一辆公共汽车。车上人不多,我找了个空座位坐下。汽车摇晃着,停了几站。坐在我里面的女生在擦鼻子,不时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

我想是感冒了。我只是用眼角瞥了她一眼。

车停了又停。女孩还是“斜面”“斜面”。她似乎时不时地擦擦眼睛。很快,我听到她低声啜泣。我明白了,姑娘。是因为悲伤。她一定遭受了什么不幸。我不想看我的脸。女孩二十岁左右,正值风华正茂的感伤时期。女孩的哭泣从未停止。正好,我从口袋里拿出一包餐巾纸,拿出一张递给女孩。女孩感觉到了我的帮助,转过头,认真的看了我一眼,低声说,谢谢你,大姐。我没有说话,只是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点头。

汽车一路向前。下一站是我家。我刚要起身,坐在我里面的女孩也站了起来。她似乎和我在同一个车站下车。女孩已经不哭了,但是眼睛还是有点红。我告诉那个女孩,我也要下车。女孩说,好吧。

我们下了车。女孩茫然地向前走着。我阻止了她。我说小姑娘你失恋了吗?女孩迟疑地看着我,然后点点头。我说,你听说过风吗?风会带走你的悲伤。女孩看起来很困惑。我拉着女孩的手,站在车站旁边的一个角落里。我给女孩讲了一个失恋的故事。那天,我失恋了。我拿着男朋友的离别信,眼睛肿了,站在城里的一个广场上。我一遍又一遍的想这些年我和男朋友之间发生的一切。我边想边哭。哭着想。一阵狂风吹走了离别的信。我拼命追着风,追着离别的信。最后没赶上风,风把离别的信吹走了。而我的脸,已经看不到悲伤了。

女孩看着我,有些不明白,有些明白。半天,女孩翻出手机,粉色手机。看到那个女生,毫不犹豫的删了一条短信。然后,女孩突然向我鞠躬。女孩的脸变得很平静。

过了一段时间,我又上车了。这次,我没有坐在我的座位上。很远的地方,我看到那个女孩坐在车后面的一个座位上,和旁边的一个男生激动地说着话。聊天,时不时依偎着男生。女孩的脸上充满了幸福和满足的微笑。

美丽让我欣喜若狂又悲伤

文本/蒋勋

时间顺序还是盛夏,可能是因为下雨天,很多树叶已经变黄掉落,公园地板上又添了一层新的金黄色。不像深秋的落叶那样密集,有时散落在沙上,倒映在沙上,特别显出叶形的完美。

紫萱,我从地上捡起一片树叶,想把它储存在一个空白笔记本里,用来做素描笔记。

叶子呈椭圆形,放在手掌上,刚好和手掌一样大。

树上的叶子长得很高,在阳光和风中飞舞发光,色彩层次和灿烂的光线让人很难找到一片叶子形状的完美。

地上的落叶变成淡金黄色,有点透明,可以握在手心里。可以清晰的观察到静脉细腻复杂的纹理。一片小叶子太奇妙了。

椭圆形的叶子,边缘有不明显的细锯齿。所有锯齿朝向同一个方向,从叶蒂上端延伸到叶尖,形状线条优美,好像是最好的裁缝剪的。

我问了一下在公园休息的当地居民,他们说是菩提树叶。

但和我在东方看到的菩提叶不一样。

家乡的菩提树叶大很多,更接近心形,上宽下窄,叶尖比这里的菩提树叶长三四倍。

我喜欢菩提叶,可能和传说中的佛的故事有关。我去过印度菩提伽耶的大树下坐定,静心一个修行者曾经听过的树叶间的疏风。或者说,树叶悄然落下,触碰大地,震动在心中升起片刻。

冥想尽管冥想,这一片叶子可能与故事无关。

一个研究植物的朋友经常给我一个科学的答案。他说:叶蒂细长,但很结实,因为它要支撑整个叶子的重量。他补充道:很多叶子边缘呈锯齿状,这是出于防御的动机。

刚开始有点惊讶。我欣赏树叶的美丽形状。我想用文字唱一片叶子。我想用颜色,线条,质感来表现和记录一片叶子。在一个研究植物的朋友的研究领域,有不同角度的观察。

家乡的菩提树叶真的更像心形,尤其是长长的叶尖,让人觉得是人类心灵的阀门,可以感受到一丝不苟的思想。

我的植物研究朋友对细长的叶尖还有不同的解释。

他说:很多植物的叶子是用来排水的。他补充说:特别是在热带地区,突如其来的暴雨堆积在叶子上,叶子会受伤腐烂;久而久之,植物的叶子就进化出了快速除水的功能,形状其实是功能长期进化的结果。

所以我珍惜的叶蒂的坚实,血管般细密的脉络分布,蕾丝编织般锯齿状的细纹,如心般饱满的形状,美得可以捧在手心,薄如鸟羽的叶尖……,这些我珍惜的,都只是一片叶子在漫长岁月中生存的艰难痕迹

演变成这个形状需要多久?我好奇地问。他耸耸肩,回答:亿万年。

紫萱,他的回答让我哑口无言。

美是人生最后的记忆吗?美是苦涩的自我实现吗?所以美让我欣喜若狂又难过。

翻开速写本,白纸拓片在这一片叶子上留下浅浅湿渍的痕迹,像是不易察觉的泪痕。

悲伤的谈话

正文/傅

花拉……花拉……大海是一位美丽的歌手,她的歌声绵绵不绝,是大家心中的偶像。

珊瑚成排摇摆,仿佛为大海搭起了一个美丽的大舞台。大海喜欢在这个大舞台上唱歌。她的歌声能给鱼带来快乐,给人带来休闲和享受。然而,几千年后,大海的歌声变了。这个美丽的歌手,她哭了,哭得很伤心。

“鱼,你去哪了?”

“我们的家没了!”

她在这里唱完就再也唱不下去了。

在科技和经济飞速发展的今天,人类越来越强大,但付出代价的是大海。人们肆无忌惮地抓鱼,肆无忌惮地乱扔垃圾。人们忘记了大海美丽的歌声,大海的观众在减少。

然而大海还是唱着悲伤的歌,偷偷喝酒!呜呜呜……呜呜呜……这声音就像是渔船的汽笛声,但是仔细听就能清晰的听到她的说话:“我爱的人类!我给了你无数的资源,智慧和力量。请让我走!”

每当她看到大规模的船队,撒网捕鱼,抓鱼,看到他们脸上惊慌失措的表情,以为鱼是分开的,但她救不了他们。大海只能拍打着海浪,啪啪……每当她看到工厂向自己体内排放大量污水时,鱼就只能离开这个生活了很久的温暖小屋,只能靠海风呼吸。

她日夜歌唱,呼唤人们的保护!她流着泪唱歌,希望人们能记住她以前美妙的歌声。

家是一片悲伤的风景

正文/周霍雄

朝阳刚睡醒,小鸟还没飞出家门,我们已经在跋涉了。路上,我们不停的走,走过阳光,走过暮色,也走过天空。

面对苦难,我们表现出不屑。岁月路上的种种阻碍,让我们停止了跋涉。望着美丽的地平线,我们摇着前进的旗帜,汗水如雨。

事实上,我知道徒步旅行是生活的一种姿态,它鼓励我们前进。

当我们离开母亲的怀抱,我们开始跋涉,但小时候,我们在地上爬行。

我们一生都在做一件事——。我们没有放弃徒步旅行。就像黄昏归来的牛郎,哼着最浪漫的民谣。我们高昂着疲惫的头,不停地跋涉。就这样,我们坚持了下来,经历了春夏秋冬,最后,冬天。

雪花飞舞,田野迷茫。下雪的元夜,我们为什么不再跋涉?

穿越四季,走进生活。恍惚中,我们走过了青春,青春,中年,甚至是暮年。当我们的头发花白,脸上布满沧桑的时候,我们依然憧憬着自己的信念,在人生的道路上一步步前行。

生活中,我们写了一首意气风发的歌谣,带着跋涉,唱着前行。

梦想奋斗,年轻的时候就离家了。我为了梦想离开了家。往往在遥远的异乡,我们触碰到流血的伤口,流下想家的眼泪,却不肯停止前进。

离开家乡越远,对家乡的思念越深。

离开家乡的时候,赤手空拳,怀揣梦想,背过身去。

在旅途中,我们收获了岁月的馈赠。我们获得了不确定性、挫折、财富和快乐。但是夜静的更深。当我们进行详细的盘点时,我们发现我们失去了很多。

家乡,无论我贫富,你都是我心中最悲伤的风景。

散文家贝琨说,家乡是一片悲凉的山水,这山水越长越朦胧,越美。所以,今晚,我知道很多人和我一样,抹去记忆中的尘埃,带出新鲜的乡愁。

埃尔贡的悲伤

正文/梅玉容

秋天越来越深,严阵经常从天空中经过,引起人们的感情和想法。我不禁对宋红艳感兴趣。网上搜了几个版本:沙宝亮、呼斯楞、格格、范海荣、红岩集团、埃尔贡乐队等等。最让我感动的是埃尔贡乐队演唱的蒙古族“红岩”。

“鸿雁,在天空中,成双成对排队。河水长,秋天草黄,草原上琴声悲……”

简单而富有诗意的歌词勾勒出一幅空寂而苍凉而遥远的画面:秋天,一行鹅在晴空中掠过,辽阔的草原不再春夏季的葱郁清新。只有一些黄色的草在风中沙沙作响。站在蒙古包前的人抬头盯着鹅看了很久,满心悲伤又放不下,只好弹琴解闷。但悲伤其实是从弦上飘出来的…/。声音像埃尔贡河一样汩汩而略带悲伤。每一句话都打动了我的心,让我想起了生命中最珍贵的一句话:故乡、母亲、童年、蓝天、清澈的河水、远方的爱……。一遍又一遍的听着,有一个柔软的东西缠绕在我的心尖,被我拉扯着。

可能是因为我在读蒙古作家巴尔盖& middot因为元爷的散文集《元爷论元爷》,听到红岩就想起了元爷。元爷说,“长调给草原生活披上了琥珀色的光彩,告诉苍天人们对生命的感恩”。红岩里的悲伤,像一首蒙古长调,是蒙古人从灵魂深处发出的歌声,是对自然的敬畏和感激,是珍爱绿草蓝天的祈祷,是在长命百岁的加持下安详的生活。这种悲伤包含着人们远离故土几千年的痛苦,也包含着人们无法掌控时间、空间、命运的无助感。但是在岁月的压力下,河流断流,不受控制的开发造成草原沙化,人们又怎么能不担心呢?这不仅是蒙古人的悲哀,也是全人类的悲哀。

“鸿雁向南飞,飞过芦苇丛。天空无边,鹅往何处去,心是北方故乡……”

鸿雁展翅,承载着美丽的故乡。南飞的必要性,让北方成为永恒的故乡。迁移就是离别,离别涉及思念。大雁是这样,人不也是这样吗?每个人的生命之源都来自家乡,每个人的记忆里都藏着一条温柔的河,郁郁葱葱的山,炊烟袅袅升起,母亲永远温暖的笑脸。即使走到天涯海角,家乡也永远扎根在你的血液里,等待召唤失落的灵魂。当一个人处于绝望的境地时,他会在生成中表现出他原本的纯真。喜欢那些一直在高原工作,眼神单纯,笑容羞涩的人。我被那些黑脸,手里拿着祈祷轮,心里虔诚信仰的人感动了。我被那些衣衫褴褛,一步一步磕头,磕头的人震惊了。他们往往话不多,但他们坚定的信念,就像草原上永不干涸的水源,纯粹而坚定地存在着。

“红岩,回归北方,带去我的思念。歌声远去,琴声颤抖,草原上春暖花开……”

歌曲的演唱者是“埃尔贡乐队”,这是一个4人演唱组。我不知道成员的名字,但我认为他们对乐队的名字有独特的眼光。埃尔贡是巴尔盖&米德多;袁野作品中经常出现的河流。这是一条芬芳的河流,成吉思汗喝过,被成千上万的蒙古家庭用来泡茶,被军队用来清洗士兵和马匹。埃尔贡在中文里的意思是“用手送东西”,意思是“给”。它是蒙古人的母亲河。袁野用他深情灵秀的笔法描写了牧区牧民、牲畜、庭院的欢唱和对话,写了曼特加、盖里勒、阿善、梁云、萨仁奇基格等人物,他们都是身心俱慧,让人有身临其境的感觉。听《红岩》的时候,我一张张看到这些人的脸,有他们谈笑风生、挤奶、坐在一起唱歌、在雪地里寻找牛羊、感受一种来自草原的宽广,来自内心生活品质的温暖的各种场景。

“鸿雁,向天,天有多远。把酒喝干,然后倒满,今晚不要喝醉。”

歌声依旧萦绕耳际,《红岩》里的悲伤让我着迷。我想,如果此刻我在草原上,听着这首歌,我会像一个心中有天堂的蒙古人,面对草原。在马头琴悠扬的歌声中,我会豁达地一杯接一杯地喝,不醉不归。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