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静端山墩遗址 ,小编: 龚舒琴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这里很安静。一条空旷的马路,隔断了对面平昌新城的热闹和骚动。

此刻,在田野的微风中,我静静地站在这里,试图与现场交谈。遗址沉睡了几千年,有各种几何图案的硬陶,有精美的原始青瓷,有各种关于泰伯、及其冉吴后裔的传说,有完整的东乡文化传说密码。

几千年前,东乡族的祖先就住在这里。井边平台,其女主人正在从陶罐里打水,回到灶台,用陶罐做饭。谁家老头拿着分拣好的米饭,“哟,哟,哟”叫着被遗忘的母鸡。几千年前,鸭子也摇摇晃晃地回到鸭塘,喝着主人喂的水。祭坛上,贵族们正在默默祈祷东乡的好天气。然而,我不知道的是,是什么样的天灾人祸让他们在这三万多平方米的面积内逃离这片土地。

在台湾形遗址的一角,竖立着20世纪50年代出土的考古记录碑文。80年代,台形遗址被确定为省级文化保护单位。在1987年的遥感调查中,镇江有185处这样的台塑遗址,断山墩遗址是宁镇地区发现的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吴文化台塑遗址之一。

是的,东乡有很多这样的梯田。这些梯田遗址像大小不一的棋盘一样,散落在东乡的田野里。如果不是20世纪50年代两位考古专家的偶然发现,东乡族的后代还会在这样的梯田遗址上耕种、建房、安居乐业。事实上,我和东乡的许多孩子都是在这样一个梯田上度过童年的。当然,我们年轻的时候,绝不会认为那些在我们屁股下面的土里割我们皮的,其实是我们祖先在古代留下的陶片或者青瓷。而我们勤劳的父母,偶尔翻翻自己田里那些巨大的铁疙瘩,也绝不会想到那是古代国家的祖先精心打造的青铜器。

古时候浩瀚的长江去了东乡,完成了使命,就这样突然入海。江南泛滥是天经地义的事。东乡族的土著先民,在中原太伯钟勇等周人的带领下,在这个高土台上安家,共同生活,真是一个聪明的举动。正是他们最初的明智选择,给了我们千百年后探索和追随的可能。

千年来,梯田遗址上的原始建筑一直是空的。经过两次大规模的发掘,只发现了石斧、石窑、峭壁等一些生活用具。祖先的骨头也在被毁房屋的柱子之间找到了。今天,当我们走在台湾形遗址的土层中时,如果仔细观察,我们会发现一些砂盖陶器、红陶器和灰陶器的碎片,上面的各种几何图案清晰可见。

在遗址旁边的空地上,一个假的“祭坛”正在建造中。在夯土桥台上,几根巨大的石柱静静地立着。就在祭坛开口的对面,有一条石阶路通向水面。在缠绵的水中间,一个长满小树的圆丘是寂静的。根据考古资料,在台形遗址周围发现了几座小土墩墓。这是西周时期吴文化最具特色的墓葬形式。我不知道眼前的土堆是不是史料中的土堆墓。但我知道东乡脚下,到处都有这样的土墩墓,平均每3.5平方公里就有一座。在这个台形遗址的北侧,夔山脚下,沿着宁镇山脉,从西到东,依次是西周和春秋时期的吴国王陵。正是因为这些埋在山顶的土墩墓偶然出土的青铜器皿,才使史书上记载的“泰伯奔吴立吴之钩”的史实得以复活。

在祭坛的右手边,一座不知名的仿古建筑已经完工。古色古香的屋顶上覆盖着整齐的稻草,仿佛在说服人们这就是几千年前宫殿的建筑风格。东乡发现了吴国五君和其子六君熊遂的墓地,发现了吴国二十二君王的墓地。而且吴国早在他父亲守蒙的时候,就和中原的周朝关系很好。那么,泰伯和管理吴国的钟勇为了防止别国入侵而修建的吴国城市在哪里呢?我抬眼望向现场,现场一片死寂。抬头看东乡,大地寂静无声。

好在这里已经有大型遗址公园了。这里太安静了,当我低头捡起这些陶器和带有各种纹饰的原始青瓷碎片时,可以听到我微微激动的喘息声。离平昌新城很近。它离华山村也很近。但这似乎是另一个小世界。我几乎可以断言,这里不会有熙熙攘攘的郁金香公园,也不会有成千上万的人在黄明节爬奎山的盛大场合。这正是我心中所期待的。这里应该是安静的,一种已经过去很久的安静,一种可以和祖先对话的安静。

因为,关于彝族,关于吴,关于彝族文化,关于吴文化,有太多的谜团需要解开。常州在季札有盐城,无锡有河洛古城,苏州在福茶有苏州城。甚至在2007年,丹阳葛城就发现了一座属于西周晚期的古城。东乡,你有一个很长的贵族冢墓,大规模出土了大量青铜器,还有西周“后羿坤”的记载,但是你的城市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