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夜回家 ,创作: 如一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前几天的一场雪让我想起了过去。

那是50多年前的事了。少年时在苏州东山杨湾上小学,随月经,山村教师。我叔叔在苏州工作。除了寒暑假我们一家人在苏州团聚,我叔叔周末来学校团聚。学校也是我们的家。

叔叔很能干,他的食物很好吃,他能修理电器的一切,他喜欢看书,他能做美味的饼干。每次我去学校,我都会给我们带来很多美味的食物。哦,他还会说日语,喜欢踢足球。我记得很多年后,我儿子也喜欢踢足球。他高兴得一直问儿子:“你是守门人还是左翼右翼?”

那天雪下得很大,天很黑,办公室里没有火。那时候没有空调,什么都要票。计划的煤已经用完了,老师们一边工作一边不时跺脚。好冷!我一边写作业一边搓着手,看着窗外的雪,想着舅舅。

这时,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了,一个浑身是雪花的司机站在门外,推着一辆三轮车。“大叔!”我惊呼。当时我惊呆了,一股暖流流过我的心。可能之前只在书上看过,但当时亲眼目睹。

我第一个冲出办公室,用小手用雪花打我舅舅的脸;月经把毛巾递给叔叔擦脸上的雪和汗;王老师给叔叔倒了一杯热水;老师们迅速卸下一车蜂窝煤;张老师气得办公室里一片温馨……在场的每个人都很感动。

月经暖了饭,大叔上楼吃饭。我和我叔叔在楼上,我们还能听到楼下办公室的老师在说话:“赵老师,你的韩老师真厉害!”看着舅舅大吃大喝。我一定饿了。我想着舅舅是怎么在雪夜从苏州一路骑到杨湾的。从东山山路走到杨湾一般要走两个小时,更别说还要绕道山路了。另外,从苏州开车到东山需要一个多小时。刮风下雪,黑暗中很滑。需要四五个小时。我说:“大叔你累死了。”“还不错,还不错。你冷死了!看你手上的冻伤!疼吗?”那时候我很崇拜我的叔叔,觉得他那么高大,阳光,健康,无所不能。

50多年过去了,舅舅现在已经92岁了。他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我的脑海里时常浮现:足球场上的飞腿,从苏州东山到杨湾环山路骑三轮的矫健身影。四十多岁的年轻人“在雪地里伸出援助之手”的慈善,还有夜晚归来的风雪,一直在我心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