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的树花 :学者: 玄武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看到一棵好树,我忍不住停车仔细看。

潜意识里,这就是花的样子,扶着一棵树,漫不经心的绽放。当它打开落下时,即使落下,也像个精灵。它抓了很多花瓣,从天而降,飞着,升着。就像那些低矮的植物,开着几朵娇嫩的花,风一吹,就陷进泥里。我鄙视他们。包括牡丹。

这棵大树的花还是可以吃的。

朋友葛水萍说,她小时候住的山里有很多高低院和深宅,但是没人告诉她很美。她说活了这么多年,她体会到了一些美好,努力重新开始。

大树之美也是我童年印象中的那种深深的美。只是很多年了,我不敢认为让人颤抖的是美,是大美,是大美。好卑微,不需要呵护,只是开了那么多花,长得那么快,好高——是花吗?很多年了,我有点惭愧,有点不确定。

今天,我知道它简单、坚强、坚韧,它是美的花朵。

昨天在路上看到一朵这样的花,盛开着,用中午明媚的阳光赢得了荣耀。上面长满了雪白的花朵,真的让太阳暗淡无光。它闪现在窗外。我的心被吓坏了。而时间无声地停止,仿佛很久很久。

我没开车,手机没电了。如果我喝了很多酒,我只希望站出来,拥抱它黑暗、开裂的树干,哭泣。为什么这么打动我?

然而,它站在一条臭水沟旁边。周围一片废墟。

我今天遇到的树也是。没有排水沟,但就是路边。房屋拆迁,道路修筑的地方,尘土在上面肆意洒落,花朵早已黑得发白。

在树下,有许多破碎的花朵。很明显,折的人只拿了大束花,却不要小束花。上面还有很多花,但是很枯很软。它一定躺在地上有一段时间了。

不远处,有些女人还在折树枝。我什么也没说就开车走了。下次我来的时候,树可能还不在那里。也许它们只有露出地面的树桩,截断的平面白得像骨头。没有什么东西,即使被锯掉了,也会消失在空气中。更有可能的是,它所在的村庄已经消失了。推土机轰鸣着,很快就有建筑矗立在上面。这种场景太普遍了,让人不想去想,人在心里拼命骗自己。这种东西是不存在的。

我只是个证人和记录员。这个时候,我既受到了美的打击,也受到了它的破坏。在这双重打击下,我默默地走着,眼神却恍惚了。

它们是槐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