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岁月的帷幕 :投稿来源: 傅德萍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那一年,我二十六岁,还在单飞。

我爸妈从来没说过这件事,但我还是从我妈的眼神里读出了一些焦虑。

有一天,父亲说表哥要给我介绍一个男朋友,说对方是他同事,是老乡。他在农村,有三个兄弟姐妹,有些人很有才华,人也很好。

按照约定,见面相亲。

谈话中,他主动谈起了家里的七个兄弟姐妹。只有他自考离开了农村,其余的都在老家务农。

回到家,迎接我的是妈妈不安而询问的目光。

“完全不是我表哥说的。他不仅在农村,他父母还有7个孩子,5男2女。人那么多,让人担心。”

“不考虑是不是农村的家。几个姐妹是关键?这个你得通过人脉去了解。”妈妈轻声劝说。

“农村人怎么了?我们这一生,都是农村人,不能高也不能低。”父亲的声音高了几分贝,脸上有点不高兴。

为了应付父母,我口头答应和他们交往,多了解他们。不过,我心里打了个好主意。过了一段时间,我找了个理由,然后表示不同意。那时,我的父母不能再说什么了。

后来,他终于被自己的诚实、刻苦学习和小小的书画天赋所俘获。

80年代初他跟我“ ”结婚,什么都没带回家。

那时候我婆家的生活条件远远超出我的想象。记得婚后第一次和他回家过年,晚上吃年夜饭。有一大盘炖鸡,病逝后舍不得扔掉,是婆婆炖的。家里人推我,吃的很好。午夜时分,鞭炮燃放,十几个人聚集在一起吃饺子。在桌子中间的一个小瓷盘里,我们都用了饺子的醋。

那天晚上,婆婆把我的一只手放在她的关节上,轻轻拍打着,说,唉,我从来没给你买过东西,更别说放一张桌子半个座位了,真委屈你了。看看这个大家庭。平时吃饱饭是一件事。我还听婆婆说,在最艰难的60年代初,为了维持一家人的生活,她抱着走了100多里,在城里乞讨。

新世纪伊始,婆家的生活像芝麻开花了,一天比一天好。

有一次,我和爱人去乡下。我很久没有满脸欢笑的和婆婆说话了。看到她不识字的老人家,我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用变形的手指按了几下。接通后,我对着手机说,老三,你二哥的二嫂回来了,你们都来我家吃午饭了。没多久。除了他村里嫁给他的大姐,其他兄弟姐妹和家人都是婆婆用手机打来的。虽然食物不是很丰富精致,但全家人都是谈笑风生,其乐融融。

2009年,女儿考上了美国一所著名大学,攻读硕士学位。学校要求存款60万,但是让我很为难。哪里能弄到这么多钱?没想到,几天后,爱人在我面前放了一张60万的支票。

从哪里来的?我问。

他回答说:他们在老家哥哥的工厂里开的。

不一会儿,我接到了爱人大哥的电话。阿姨,孩子考上国外名牌大学不容易。别担心,钱不是问题。就说你需要多少吧。

听说老家住的四兄弟开了一家钢管加工厂,做的还不错。没想到产品会出国。随着外贸订单的增加,生意越来越兴隆。

本来婚后的几年,我和妻子的小家庭都是我老公家的人羡慕的对象,但是这个时候,在这个大家庭里,我们就成了“贫困户”。

近年来,生活水平还算不错的弟媳、兄弟姐妹们,一直没有放下农具,在自己的土地上精心种植可靠的食材供家人食用。

恋人极其孝顺。随着公婆年龄的增长,近几年几乎每个公休都开车去农村看望父母。于是,他们经常带着不同家庭在不同季节赠送的大包绿色果蔬:香脆的冬枣、香喷喷的桃李、翠绿色的辣椒、紫色的茄子、顶花带刺的黄瓜、粉色半透明的西红柿、坑坑洼洼的苦瓜和长长的丝瓜、浓浓的豆角。有时候,我们会听从婆婆的吩咐,小心翼翼地采摘一些新鲜的野菜,如马牙、苜蓿等。它们是绿色食品,不喷洒农药绝对安全,吃起来都像小孩子的味道。

比起住在农村的几个兄弟姐妹,我们家的经济状况有些不如,但也有一些让我们开心的事情。比如嫂子和兄弟姐妹在买衣服装修房子的时候愿意听我的意见;高考完填完志愿,侄子一定要我当参谋,下定决心;婆婆只喜欢我给她买的东西,不管是衣服、首饰还是鞋袜披肩。用老人的话来说,你二嫂,那是大城市文人的眼睛,你们谁也比不上。

时光飞逝。相识相知,牵手之后,他们和一个生活在农村的大家庭一起度过了近40年,享受着深厚的亲情,深深感受着中国农村农民从贫穷到富裕的深刻变化。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