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季 ,撰稿人: 朱彩娟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小时候住在无极县的一个小村子里。我的父母都是淳朴的农民,在自己的土地上放牧,养自己的孩子,安静的过自己的生活。

冬天是人们难得的淡季。可是,对娘来说,没有闲暇的时间。屋顶上的玉米棒子已经完全干了。我妈会把玉米棒子放在一个大编织袋里,用绳子捆起来,放在后墙上,然后用木棍打。当它们被倒出时,许多颗粒已经从cobs上脱落,露出白色或红色的核心。然后我可以做以下工作:——把cobs搓透。冬夜,借着月光,黄色的玉米粒越堆越高,棒子和核越来越多。那个寒冷的夜晚,群星高照,我们忙碌着,忘记了冬天的寒冷。

偶尔会有村里卖烧饼或者花生的叫声,我妈肯定会打电话给卖东西的爷爷,在灶台上给我买我喜欢的烧饼。爷爷提着一个装着烧饼的竹篮。当他掀开白色的盖布时,我迫不及待地把热腾腾的烧饼捧在手里,捧在手里咬了下去。外面真脆,里面真嫩。我吓得赶紧把手松开了,然后掉下来的芝麻和芝麻饼渣……这时候我妈总是叫我。

小时候,我一点零食都没有。但是冬天一辈子开炉子,口袋里不缺吃的。在铁锅里炒玉米粒和黄豆似乎是村里每个孩子的必修课。守看煤炉,搅拌等待玉米粒的气味,等待玉米粒表面的污渍。当你准备出锅的时候,撒点盐水,“嗤嗤”,你的心就会随着白汽一起升起。炒完多余的水,我迫不及待的抓起一把香脆的玉米粒啃“ ”。有时候会缠着妈妈拿出一根长长的粉条,放在煤炉上烤。看着白白胖胖的粉条慢慢膨胀,心情变得愉快起来。当然也有失手的时候,有时候会把粉条烧成黑色,但还是会擦掉黑色的一层,用极大的精力咀嚼。

现在周末的空余时间,会开车回家坐在老家的暖房里,看到父母身体健康,心里有一种踏实的幸福感。和父母聊着记忆中的小事,感觉无限温暖。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