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手 ;来源网友: 岳凡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手上还有一些疤痕,长短深浅不一,长的像蚯蚓,在手背上爬了好几年,短的像一串大字,深的像山沟,凸的像凸起的山脉。永远醒不过来的伤疤,就像永远醒不过来的回忆,见证着一个悲惨的童年。割草的时候大部分疤痕都是镰刀割的。看到这些早已不痛不痒的伤疤,妈妈总觉得无限感慨,抱怨自己没本事,让我们痛苦。看到手上的伤疤,我会更加珍惜现在的生活,没有大惊小怪。

我妈手上的伤疤远不止我的,一个在另一个上面,密密麻麻的,像她自己修的水渠,不是用来灌溉庄稼的,是用来灌溉我旺盛的生长的。伤疤仿佛是上帝对母亲奖赏的勋章,印记着她一生的辛劳,长久有效。

妈妈没文化,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怎么写。她想不出更好的方法来养活我们六口之家。她只能靠自己的双手努力,让我们有衣有食。

母亲的辛苦有目共睹。一个人种五六亩地,早出晚归,背对着天对着黄土,从不埋葬别人。当时父亲是个“野心很大”的人。他想出人头地,当个大老板,但他一直是个失败的人,没有赚到钱,还负债累累。我妈很努力,也有别有用心的人劝她离开这个破碎的家庭,尽快跑路,但我妈从来没有心软过。

山后面的山会倒,但会被水冲走。只有靠自己的双手,才不会饥寒交迫。这是母亲一生的教条,但也是真实的真理。母亲不能指望亲戚和孩子。她要学会耕田耙地,这是村里男人的事,她妈妈是前所未有的。家里没有牛,只能到处借钱。当他们遇到农忙季节时,往往会错过播种的机会,影响收成。瘦弱的母亲,拿不动那份,往往要绑在后架上才能扛到地上。然后,她把她的小妹妹放在份额上,奶牛被绑在份额上。当她遇到一头倔强的牛时,她妈妈往往无事可做,只能用一把草把牛慢慢哄向前。在田里,妈妈用锄头挖了一个坑,把小妹妹放在坑里玩泥巴。我不上学的时候,偶尔会帮妈妈赶牛,但大多数时候都不想下地。我更喜欢帮妈妈割猪草,这是一份轻松的工作。

祸不单行。在外地工作的父亲从楼上摔了下来,让这个贫穷的家庭雪上加霜。我爸我妈都是法律盲,不知道怎么跟老板要医药费,也没钱去医院看病。他们只好窝在家里,找医生吃点草药,听天由命。现在父亲还在患慢性病,走路佝偻病,父亲已经不能干重活了。所有的负担都完全压在他母亲的肩上。母亲没有放弃生命的希望。她总觉得只要手还在,家人就不会倒下。

妈妈开始种菜养家,也是为了我们四个人学习。在寒冷的冬天,菜地被白雪覆盖。天黑前,妈妈会去地里翻出蔬菜,晚上会在灯光下小心翼翼地摘蔬菜,摘下枯叶,洗掉泥土,这样就有了一个很好的样品出售。她好像不怕冻水,把盘子洗干净了。当它变硬时,她把手伸进裤兜,然后伸进水里。

现在,我们兄妹已经有了很大的成就,但是母亲的手已经苍白,布满老茧,再也提不动任何东西,无论体重如何。看着她颤抖的手,她端着的碗一次又一次的掉在地上,心里七上八下的。母亲免费给孩子一双有力的手。她要给我们的不仅仅是一双手,更是一份辛苦的生活。我郑重向妈妈承诺,只要我的手还在,我的家人就不会倒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