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真诚的心 ;学者: 胡天曙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初夏,姨妈去世。姑姑去世的那天晚上,天上下起了瓢泼大雨,仿佛上天洒下了圣水,迎接她的菩萨女儿重返天堂。

阿姨个子矮,心地善良。她有个叔叔,脖子有点歪,摘椰子的时候摔扭了。每当阿姨家有事,他总是从很远的地方过来帮阿姨家做这个做那个。爽朗快乐的笑声还在我耳边回响。年轻的时候,我和三表哥去他家做客。看到我们俩,他兴高采烈,一手抓着鱼网,去水库钓鱼。很快,他就网住了一篮子越南鱼,忙着洗锅点灯,用猪油煎。越南鱼又肥又好吃,令人垂涎三尺。那时候享受这样的菜就像过神仙生活一样。我叔叔又高又帅,和我爸爸也不和谐。但是他们吵架后,就一起喝酒,聊天,和好了。这是一对奇怪的兄弟。姨妈和我妈相处很好,亲如姐妹,但对这件事没有芥蒂,彼此是陌陌。当我们是后辈的时候,每当谈起这件事,我们都会感叹为奇,惊叹为奇。

有一天,我去村头的树林里玩,在竹林里捡了六个白鸭蛋。那时候我还小,自己照顾不了自己。阿姨把鸭蛋放在小铁罐里煮,一次煮一个,然后把壳砸碎递给我吃。尝一尝白嫩嫩的黄澄澄鸭蛋,感受一下阿姨的爱心,但是阿姨从来不舔。当时我姑姑是村里的托儿所护士,她把托儿所的孩子当成自己的。有一天,托儿所的一个男孩和哥哥一起去砍油棕的树干取虫。不幸的是,他被倒下的油棕树干压碎,停止了呼吸。死者被抬回村后,大妈听到消息,哭着从家里跑出来,跟着悲痛欲绝,被家人劝住。

大妈有三男一女,老的和老三在学区上班,老二在家上班。这样的家庭是村民羡慕的。村子里有一个习俗,父母在孩子年老时会和他们住在一起。我三表哥在几百里外工作。姑姑离开老家的前几天,在村边哭了好几次。这是舍不得离开祖国的眼泪,路人也同情地擦去了眼泪。姑姑和姑父和三个堂兄弟住了三年,然后回老家养老。和三个堂兄弟住在一起后,阿姨的生活习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早上太阳还没出来,她就起来剁猪食做早饭,忙着鸡鸭猪狗。然后,刷牙,用一勺水漱口。黄昏过后,她又刷牙说“汉人”都是这样生活的。这可能是“汉化”和三个堂兄弟同居后的结果。她常常以此为荣。她穿着一套碎花蓝裤子,经常坐在自己家门口和村民聊天,诉说着和三表姐一起生活的美好时光,引来村民的羡慕和羡慕。不久,舅舅去世了,舅妈一个人住在老房子里。在学区工作的大哥经常带些鱼、米、盐回来养姨妈。没事的时候,阿姨就和我妈聊聊天,或者和村民聊聊天。每当涉及到别人的隐私,她总是避而不谈。有人来看我的时候,阿姨亲切的和我打招呼:“叔叔在这里”,“哥哥在这里”。真诚的话语,亲切的语气,让人感受到人性中最美最纯粹的芬芳。有时候,哥哥的孩子生病了,很晚了。她老人家过来嘘寒问暖,她等孩子病情好转再回家休息。阿姨是这样的。她思想开放,关心别人比关心自己多。

大妈年纪越来越大,一个人挑水做饭很难。我妈妈和姐姐经常提起一些食物和酒来帮助她。有时候放假,回老家住几天,带点酒和肉去看望姨妈。姑姑感动得流下了眼泪,到处说我的好话,让我觉得很尴尬。一个夏天的晚上,我接到二哥的电话,说阿姨病重,让我赶紧回家。接到电话后,当晚就赶回了老家。阿姨快死了。她瘦弱的身体静静地躺在木床上,眼睛昏花,看不见东西,干裂的嘴唇不时张开,伴随着沉重的呼吸声。每当有人来访,她的眼睛都会发出异样的光芒,她的脸上洋溢着激动,仿佛是感谢,她微笑着,向她所爱的人做最后的、永久的告别。两天后,姨妈去世了。葬礼那天,村民的亲戚朋友们聚集在一起,向死者告别。引人注目的是,这支队伍来自数百英里之外。他们是三个堂兄弟的朋友,包括政府官员、教师和公众。他们排成整齐的队伍,表情严肃地走过姨妈的棺材。有些人看起来很悲伤,有些人擦去了眼泪。……阿姨的棺材下葬时,我轻轻铲了几把红粘土,表示对阿姨深深的敬意和永久的怀念。

大妈这辈子没有什么惊人的成就。而她菩萨般的慈母之心,对他人温暖真诚,乐于助人;那种金子般的爱赢得了世界的尊重。她单薄的胸膛藏着一股莫名的心香。这是一颗甜蜜的心。芬芳的性格让人沐浴在人性由善到美的河流中,让人看到人生最灿烂的光芒!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