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内河码头的思考 投稿: 皮皮猪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我家乡的河边码头经常出现在我的梦里。素色斑驳的青石板登上河滩,一棵老梧桐斜倚在河港旁,老根扎着,枝繁叶茂。那些清晰的梦,就像我早已远去的童年,依然纯洁而绚烂。

河岸边的石阶上,散落着木棍、皂盒、菜篮、米篮,是家庭主妇的露天工作场所;散落着孩子们脱下的小拖鞋、裤子、背心,趁爷爷奶奶不备偷偷溜出去,潜入河里泼水、钓鱼,抓虾、鱼螺。那是孩子们的游乐场;散落着麻绳、竹竿、竹篮,是男人收洋货的码头……

我家乡的这条小河,虽然不到十米宽,却四通八达。据说南达姚河,北至曹娥江。这条河一年到头都是清澈的。在没有自来水、汽车稀少的时代,河流不仅是整个村庄的生命之源,也是连接外界的主要道路。河面上,不时有摇曳的船只悠闲地驶过,那些摇船哼小曲运货的船夫也是河中难忘的风景。而码头则是这个小村庄热闹繁华的地方。有时是越冬雪蛤的船,有时是新鲜海鲜的船,有时是瓷器的船,有时是农具的船……只要在村口喊大喇叭,有需要的人就可以上船自由选择,就像现在的自由市场一样。当时女人们站在码头边看着船上的货物,孩子们跳着看热闹。调皮的男生甚至爬上老梧桐,叉开腿坐在树枝上晃……,更别提村里还有人结婚了。第一天,他们在码头迎接了几艘红妆十英里的船

小时候喜欢跟着奶奶的屁股去码头。奶奶洗漱的时候,我总是静静地坐在码头上的青石板上,看着河的尽头。我问奶奶:“河在哪里?”奶奶说:“去大江了。”“大疆去哪了?”奶奶说,“出海了。”我又问了:“我能来上海吗?”奶奶说:“是”!“你能去天安门广场吗?”奶奶说:“对!”我不确定奶奶说的对不对,但我知道,在河流一直延伸的方向,有一个广阔的世界,是一首诗,是一段我不知道的距离!邻居阿凤嘲笑我:“傻瓜,小河可以去很多地方,还有外婆家。”阿峰是我最好的玩伴。他给我抓了圣甲虫,和我一起在紫云地里翻筋斗,捏泥巴和我玩。我们一起吃了一碗松花饺子,睡在小床上。吵架的时候他踩了我做的泥屋,我把他的泥炮打在他脸上……我们说好一起上学,一直互相帮助。然而,在我们六岁的时候,这段友谊就草草结束了。那天,一艘篷船来接阿凤和妈妈。阿凤的哥哥站在河岸边的石板上绝望地喊:“妈妈,别走!”我茫然地看着坐在船上的阿凤。我不知道阿凤为什么要离开家和我的小朋友。我只知道他离我越来越远,直到再也看不见我。

河边的码头依旧喧闹,但从那以后,河上似乎有了不同的气氛。是迷茫?是不放弃?也许那就是童年的悲伤。

就这样,码头日复一日的忙碌而安静,安静而繁华!直到很多年后才被改造。用精致的石头,测量尺寸,再加上石柱和栏杆,就成了一个美丽的河滨。河水不再活泼,没有船只经过,河水不再清澈。但是在码头,它仍然留在原地,守卫着河流和村庄。只是没有更多的大惊小怪。谁能记得他们在这个河港进进出出的船上买了多少东西?谁能知道这个河滨带给我们多少童年的欢乐和向往?只有那棵老梧桐还静静地立着,见证着过往的一幕幕。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