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诗 ,撰稿: 薛洪文河南油田 [文集]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三月,春风又软又软,柳树在河上摇摆,桃花洗得更亮,雨水更浓,春天和春天的树枝发粘。惜春,流春,多少人?白发昏黄,落在老树鸦身上,黄昏过栅栏,好难过!太可悲了!生活中可以交朋友。

是的,这个春天,春天的日子,春天的心,春天的眼,春天的眉,春天的信;自古以来,多少文人墨客,用无限的情怀,无限的文字,表达了多少千千万万的古诗词来吟唱,吹起了多少人生的情怀,流下了多少依恋的情怀。

如今要品尝这些古人尝过的滋味,总是活在一句读书的话,一句感慨的话,一句叹息的话;用我们的话说,就是放弃一点陈腐的记忆,其实是借来的,新鲜的。总是那么稀薄干燥,很难有鲜鱼在水中游动的感觉,也很难有蜜蜂酿造蜂蜜所带的花香。

我觉得,我们过多的感知春天的美好,更多的欣赏春天的美好,更少的触碰春天的播种脚印,更多的在成功中赞叹别人的赞叹,更少的在失败中询问别人的辛酸。其实春天是一本书。上帝给我们的时候,我们只看到了书的封面,却活在对皮肤的感知中,忽略了这本书真正的禅。

前几天去花市买了几盆花盛开,放在阳台上。花儿滋润了我的心情,我的心情里有许多春天的痕迹。但这段记忆,就像与一株浮萍的邂逅,不知往事何时飘然,不知记忆何时来到这花季千年。我总是在美人脸上的皮肤上读到一段春天的浮光。浮光的春天,花开花落,死去,这一段的记忆,一半消逝,一半消失在普通的流水里。

我的儿子,当我走到天龙小径时,我看到油菜花是金黄色的。在阳光下,他们像画家一样,握着阳光的金线,表达着大地的情怀,看着花头转来转去,在灵魂的油籽里转来转去,期待着浓浓芬芳的真身。我想这就是春天的真面目,它的过去,现在,未来。

然后,自己种了一些花,不贵也不精致。但是当我从它们发芽时吐出的光来解读春天的气息,从气味来解读春天的灵魂,一片片嫩叶,渐渐变色,渐渐开放,越来越浓,花在淑女中绽放,花在微笑,愤怒在绽放。他们笑着,在春天的耕耘中慢慢走着。

我叹了口气,感叹人生的春天。那些生物,这些生物灵魂的翅膀,才是真正的春天,真正春天里千千万万古诗词的歌者,新鲜春天的记忆,鲜活春天的作者。

真的是一种感觉。对于那些在村子里丢了脚印,丢了灵魂的黑人,说着黑色语言的黑色影子,谋杀着春天生命的力量,再写几句老话,如下:

浮萍涓涓在短暂的春天里,细细的绿花流过秋天的黄头,一岁的人昏白枕梦,短暂的墙去夕阳愁。珍惜年龄,怜惜年龄,多少人?清晨空蝉鸣寒露,一对僵直的壳落尘埃,只活在佛前,实为蝼蚁!真是蝼蚁!实际上黄麻就是这样来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