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上的烟和月光 ;写文: 水兵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为了把那些落叶化为乌有,我已经不止一次这样做了。当时我的力气比风还大,最后一片叶子舍不得,但我还是把它摇进了篮子里。我必须把它放在火上,否则,长长的烟雾将笼罩整个村庄。炊烟也是一条河,只是在天上流淌。穿越烟雾的燕子就像水中长着翅膀的小鱼,只不过小时候一直关注树下的树叶,不在乎炊烟升起的天空。

现在想起来,我很为那些童年的落叶惋惜。他们倒在树根上,就是一个孩子跑向妈妈,一个亲人靠近泥土。如果硝烟散尽,真正的故乡存疑。

就在我十几岁的时候,像一头被抓进牛肉锅等着被宰的公牛,用尽全力把自己的血脖子挤到一个叫城市的地方,变成了一片被风吹走的落叶,高高地挂在建筑丛林的一角,被挤压着。因为它很小,我看不到家乡的高大树木,更不用说抽烟了。落叶冒出的烟还在流吗?还在飘?我不知道。它们流向哪里,就在哪里被风淹没,就像我被城市淹没一样。这并不能让我对落叶无动于衷。秋天,我在家乡登陆。那些叶子正在落下,聚集,被风吹到某个角落。但是村里没有火柴擦火花,可以替我点燃村里冒出的烟。树很少,天空干燥,只剩下一片阴霾。现在,我只能捡一些城市里的胖落叶,但它们不能形成烟雾。

家里的烟看不见了,因为我沉重的肉越来越重,跑不动了,更别说飞了。

只有鹰能把自己悬挂在空中,让风从翅膀下穿过,而鸟不能。像一些多余的叶子,被风托起,抛向遥远的黄昏。在冬天的荒野里,我常常为这些迷茫的鸟儿担忧。风越大,它们的困惑就越明显,离陆地上稀缺的食物就越来越远。

很多年了,风越冷越狂。这些避开高山和沙漠的家伙经常猛烈地攻击娇嫩的草地。草地上,有羽毛被风吹动的鸟。当它们在秋天离开长满草籽的田野时,它们会被细小的翅膀弄糊涂,变得越来越瘦。它们在冬天能躲过狂风暴雨吗?黄昏时分,大黑网正在展开,让我无助地看着这些鸟。渐渐地,在黑暗中,我失去了扑翼。

而那匹向夜厩进发的老马,在沉沉的黄昏里背着一匹老马,走在夕阳点燃的烟雾里,夜色流过黄坡,比老马的蹄声还快,淹没了坡下的村庄,没有声音。

一匹老马去了村子,抖落着比自己大的疲惫,渴望着那破败的马厩。有一盏油灯,一槽草,一堆落叶要点燃。

那是冬天的傍晚,老马走着,越走越深的黄昏走进蹄印,夜的气息如此强烈,它甩不掉老毛。老马走着走着,落叶如散漫的纸钱,填满了弯弯曲曲的沟壑和斜坡小路。一个年轻人边走边哭,总以为自己的老手会把它从满是灰尘的脸上抹去。

在那之前,这匹老马一直在睡梦中行走,他的父亲在许多年后已经深入他的记忆。

为什么总走不出月光,月光像炊烟一样流淌。即使走到看不见的斜坡后,眼泪还是落在雨的状态下,浸透了干燥的麦秆和稻草,还有一片落叶。

我想找到另一种留恋,另一种新奇的想法,活下去。但是浓浓的夜色把我摔得又深又深,我在深夜里像村里的烟一样掉进了月光里。在炊烟般的月光下,我明明走着,成了一个流浪的影子,却走不出炊烟般的月光。

落叶之上的夜空。

伴随着整个夜空,白如炊烟的月光被淹没,一动不动。风吹着我松散的头发和影子,影子爬上迎风的翅膀,飞向广阔的星空。影子一旦飞起来,就忽略了身体的寂静。距离在拉大,身体模糊后,影子越来越清晰。这么多年,我被撕裂,星星在吸引,城市的灯光像大海,沉没了我不懈的奋斗。影子需要高光,否则一旦天空的灯灭了,他就无处安放灵魂和思想。我渴望自己能与影子结合,高飞,让一些东西落在尘埃里,让另一些东西在月光下接近天堂。

有粉脸如桃花的姐妹,有完全看不见的炊烟暖暖的烟,有长长的,像银河落下的瀑布;在大自然安静的声音中,让想象的翅膀像鹰一样飞向遥远的天空。

窗外,谁的歌哭得像眼泪一样,村里到处都是炊烟,月光洒得到处都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