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草长莺飞 作家: 黄玉才

  • A+
所属分类:心情随笔

四月草长莺飞,春山如雨锦。

山村的晚春风光在春风疯长,春雨春雷。雨后竹笋破土而出,田野里拔节、开花、鸟鸣、流水、夜里雨水敲打香蕉、敲窗户的声音此起彼伏。

四月的山村如洗,仿佛刚从水中打捞上来,风景如画。四月的山村是放牛工人的旺季。

“一场春雨利用了耕作的优势”。冬眠的山民,戴着帽子,披着麻纤维,开始一个接一个地在田里犁地播种。穿着高筒裤的老农民在装满泉水的稻田里犁地,嘶嘶吱吱……厚厚的螃蟹随着犁铧在土里滚动,盖住了农民的裤子。肥胖的鱼腥草,被春雨冲刷,冲出了泥土。风中发芽的香椿、蕨苔、带刺老芽,春雨中长出诱人的嫩芽。春天很好吃,尤其是“清菜”,生长在田野的一角,成为土家族制作“春饼”“咬春”的一流美食。

听罢风雨,季节移向清明,谷雨里的阴雨天气,被春雨冲刷的青山,郁郁葱葱的青山,满山都是湿漉漉的春芽,成为这一季生命力极强的植物。雨后春笋,森林里长满了无尽的声音,在春天的乐章里玩弄着元爷。

我宁愿不吃肉,也不愿不吃竹子。竹子成了历代文人墨客的歌唱对象,高尚的气节成了直爽的象征。……土家族自古喜爱竹子,我与竹子有着不解之缘。故居门前有一片斑驳的竹林,被茂林的竹林和松树所覆盖,伴着流水,带来微风和竹韵,竹影翻滚,绿荫入窗,于是我把我的书房命名为“松竹山居”。每年都能听到雨后春笋破土而出的声音,能听到山风摇窗,飞雨打竹的节奏。记得小时候,每天早上头上戴一顶帽子,卷起裤腿,在雨中的竹林里寻找竹荪。雪白的竹伞,迎着雨水,飘着醉人的春笋香,在竹林里噼啪作响。运气好的时候,每天早上可以捡一斤多的新鲜竹荪,晒干,拿到供销社去卖。除了交学费,我还有足够的钱买一些连环画/[/K12/。那时候没有电视,没有手机,没有微信可以玩。阅读“绘本”是最好的课外阅读。经常晚上在煤油灯下做完作业,连续看了几本书,抱着书里的故事……

夜雨送走春末,清华草木为春谢幕。在连绵不断的晚雨中,春夜往往有大风。早上起来,窗外的花园里覆盖着一层厚厚的落花。“的诗但是现在我想起了那个夜晚,那个暴风雨,我想知道有多少花朵被打破了”在雨中流淌。

人生就像面前的一朵落花,生在五彩缤纷的春天,奋斗在繁茂的夏天,硕果累累,进入了沉甸甸的秋天,无奈地进入了鲜花凋零的冬天,人就像花一样死去,直到像一朵落花,无声无息地飘落到地上,树叶落回了根部,完成了人生的旅程……

在我们面前,雨悠悠落下,时而落在蓝瓦屋顶上,形成雨滴,发出清脆的声响。有时编织成雨帘,清洁滋润着地球上的一切。花儿依然年年开放,但年年都不一样。今年清明回到故居,门锁着,院子里静悄悄的。古院中雪白的梅花,寂寥无人。坍塌的三合苑吊脚楼残破不堪。曾经温暖的家消失了……。楼外竹林里的竹笋没有采摘,长成茂密的新竹。院子里松散的杂草没有清理干净,蔓延到窗台上。门锁着,老房子已经破烟了。老房子千疮百孔,瓷砖已经腐烂,房子漏进了池塘。打开链条花了很大力气。房子散发着霉味,老房子看起来更破旧了。面对这种情况,父亲在角落里偷偷流泪。此刻他最怀念的是曾经温暖的家。现在,我妈已经离开我们18年了,远离天堂,阴阳相隔,我爸孤独悲惨!

我出生在农历四月,那里万物生长,植被茂盛,多雨。气得给自己取了个笔名“ April River ”。流淌在我皮肤里的龙河,成了我一生的故乡河,陪着我从故乡来到石柱县,让我一直躺在母亲河的怀抱里,日夜听着乡土音的声音,于是我把我的书房命名为“汀涛阁”,一直听着乡土音,品味着浓郁的乡土情怀/[/K18/。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