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古城 ,本文作者: 王小松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时间过得真快。一旦转身,就进入了站立的时代。

我说的老城,是指乌江边的一个县城,是我生活和成长的地方。它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长期以来是贵州腹地的商品集散地,被誉为“黔东第一县”。

曾几何时,这片土地在草库之初也被视为新区,现在只能称之为老城。

这是一个小地方,依山傍水,面向悬崖,一步步递增。水平参差不齐被称为小重庆。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总人口不到2万的几千户人家;沿河的茶馆和餐馆;层叠起石阶和小巷,以及几条主要的崎岖不平的街道;竹木简约的老茶馆;老旧的矮木平房,蓝瓦泥墙,窄街两旁中间是两三层楼房。有的房子墙上贴着红绿绿的标语,还有用白色油漆刷刷的标语……

老城区的过去,代表着春夏秋冬的无尽循环和更替。

这么多年来,很多人都抛弃了它,人们也一直在其中不断的生活,构建自己的新生活,体现着无尽的生命传承。

星辰移,山川变。谁会相信仅仅几年时间这里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这个浮华的时代,人们在命运中奔波的时候,通常没有心思去欣赏和关注这些变化,也不会去关注别人埋在这里的美好回忆,只是用自己的方式埋下头。没有人知道你怎么了,也没有人能看到你的表情,仿佛一切都与你自己的生活无关。每次走在这片熟悉的土地上,不都像匆匆过客吗?

我一直认为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很深,潜意识里认为自己已经放下了一切,但结果却是错的,珍藏在心里的思念是无法被时间遗忘的。

人的一生很多时候都是在“ ”度过的。我觉得是因为长期生活在一个节奏紧凑的城市,才变得麻木。当我跳出世俗的红尘,放下名利的包袱,似乎一下子无事可做,有了一种解脱,走出围城,可以重新审视这片土地。

看到它崭新的面孔,常常回想起小时候在这片土地上自由徜徉的难忘岁月,心里不禁感慨……

很远。失去的永远都没有了。

童年的点点滴滴萦绕在心头,淡淡的泥土气息依旧醉人。

我开始对曾经生活过的地方生出无限眷恋,仿佛一个坠入异乡的人在向往落叶归根。

那时候的老城,天那么蓝,山那么美,水那么清,民风那么淳朴,风景那么美。它自然而紧密地攀附在千里长廊乌江上,美丽而挺拔的五老峰,高大而雄伟的万盛屯,彼此默默凝视,形成亲密的关系。

这么多年,我一直活在被锁的秩序里,在红尘里奔波。我累了,不想做。今天,我想做的是找到失去童年梦想的颜色。

在早晨多雾潮湿的天气里,我说不出散步的确切目的。在喧嚣肮脏的城市窗帘后面,我有了散步的心情,开始寻找古城的线索。

同样的路,一个人再走的时候,思绪变得不受控制,渐渐的就会触碰到过去。记忆中的场景出现在他的脑海里:街道、河流、石桥、雪地上留下的相互追逐的脚印、汹涌的河水中挣扎的身影、风中散发着活力的青春……

口哨长,长,清晰!乌江将古城分为河东和河西两部分,造成了陆路交通不便。海峡两岸的码头每天都挤满了人,汽车排起了长队。等待船只过河的人们的焦虑难以言表。每天从早到晚听着口哨,我从来不觉得累。

当时河水清澈干净,碧波碧塔如画。过去陆路运输受阻,货物主要由乌江运输时,船只和商人聚集在江面上,船只可以到达大乌江,到达涪陵河岸。在宽阔的河上,挤满了运送货物的商船。在清江两岸,乌江船夫的号角声不时在他耳边飘荡,回荡在千里乌江之上,是那样的雄壮粗犷。乌江整天嘈杂拥挤,没有现在这么安静。乌篷船忙得像水中的梭子。旧的哭喊声、小调声、靠泊码头的喧嚣声并没有消失。它们一直保存在我的听力里。

这条河很甜,老城的人都喝它的水。童年的河流给人一种干净的意义。在水的中央,大大小小的鹅卵石形成了一个被水包围的椭圆形沙洲,大约有徐莉长,半英里宽。古人曾夸“鲁周磐岳”为思南八景之一。大陆上的白鹭,白色的翅膀间夹着一点点灰色,偶尔也会受惊,轻水飞向天空。每年正月十五,山城各族人民从四面八方赶来,像散花一样分布在这片水土之中。遗憾的是,随着下游沙沱电站的建设即将完成拦坝截流,切断乌江,水位上升,这位读尽人间沧桑的老人很快就要被埋葬在一片汪洋中,深深地沉入人们的记忆,我不禁流下了悲伤和依恋的泪水。

周末,女人们三三两两地笑着来到河边。他们强壮的手臂拍打着水中的床单和衣服,挥舞着他们的打衣棍,溅起水花!爸!啪的声音很热闹。尤其是在炎热的夏季,许多人在这里度过最热的时光。我和我的玩伴经常溜到河边。光着屁股,光着脚,我们跳入水中,溅起无数水花。乌江冬天也很美!每当冬雪开始绽放,就进入最神圣迷人的时刻。

桥在空中飞翔,早已取代了老旧的木围场和落后的渡船。乌江一扫伤心往事。美丽的乌江,你记录了渡口—渡口—大桥的变迁,你看到了老城区的巨大变化。如今,船夫的长号声偶尔会在乌江上空盘旋,仿佛在一个古老的缺口里流淌出来。

在交通不发达的漫长岁月里,它为古城人民做出了巨大贡献。黎明下的河水现在平静得看不到波涛汹涌。昔日喧嚣繁华的景象,已经被没落和冷清所取代。在河边“思南港”的码头上,有几只大小不一的小船静静地停泊着。河里木船的声音,”吱呀,吱呀”,像是一声长叹。

乌江,充满遐想,宁静!

淳朴的乡村风情,独特的民俗风情,一切原本淳朴的韵味都让我流连忘返。

这时,我站在河边,静静地听着河的灵魂中最远的呼喊。

走在河堤大道上,看着高楼大厦和陌生的新城市面孔,我有很多想法。

恍惚中,我闻到了古城的芬芳,从很远的地方慢慢飘来,包围了我。

那个地区当时荒凉,还是一片破败景象,四周荒凉空旷。除了少数分散的家庭,大部分都是连片稻田。平日里什么都没有,大部分人都不愿意去。河岸旁边有两棵高大茂盛的树。在傲霜的千年里,老城区的人们称那个地方为“五羊树”。五羊树附近以前有条沟。小时候,我有一个假期。偶尔同学约好去抓螃蟹和小鱼。我记得我们还用小尖石在树上刻了字。“不记得过去,记得很难过。”这时,当我再次走到那里的时候,我看到高大的老树已经在生命的裂变中消失了。环顾四周,我拼命想找一个曾经的地方,却找不到。我感到胸口隐隐作痛。那里已经完全变了样,变成了很多高层建筑,道路宽阔平坦。地名的称谓也变了——“河堤名”,我完全认不出来。曾经荒凉的地方,现在变成了人们休闲散步的地方。

沿着老城区的肌理,我开始混沌地回忆起老城区的事情,回忆起让我想起七八十年代的事情,那些给我太多温暖的感觉。

七八十年代的沙路和后来的柏油路,路上的风沙和灰尘,拖拉机和解放牌汽车的缓慢,还有我心情随着道路弧度慢慢波动的难忘岁月。社会在不断发展进步,老城区也在不断悄然变化。我被斧头锯的嘶嘶声吓坏了。经过多年的变化,泥泞的街道和小巷变得平坦而崭新。老城区变了,都被城市特色取代了。晚上,街道上明亮的霓虹灯像白天一样照耀着夜空。

城市发展的速度快得令人难以置信,老城区也在崛起,以赶上时代的列车。很多东西都在拆迁重建装修……。苍翠的远野、丘陵和墨田的广阔领土被古城所侵占。老城区驱散了大自然原本的美丽和宁静。一个没注意,以它为中心,悄悄潜入方圆二三十里。面积至少翻了一倍,逐渐变成了一个遥远陌生的地方。只有原址上的那些街道和车行道还保留着之前的大致轮廓,和我的童年差不多。

巨大的烟囱呼出由二氧化碳和二氧化硫等工业废气组成的云。发展给旧城带来了巨大的财富,也带来了同样的灾难。住房、水、土地越来越紧张,污染越来越严重。渐渐的,我习惯了无数没有蓝天白云鲜花的现代城市生活,到处弥漫着硝烟和喧嚣。

我反复问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再看到老城区的蓝天?”

在街上徘徊时,透过残存的古建筑、深巷、石阶、古城墙,隐约可以看到古城的身影。还能看到一些古城遗留下来的古色古香、令人叹为观止的文物,这些都是我近年来没有注意到的。说到古迹,安化街还是最多的,尤其是街道两侧的民居比较有特色,结构多为砖墙木结构的古民居。庭院与庭院之间,有纵横巷道。这些古道都是用青石板铺成的,一级石阶宽敞平坦。有的百年老屋,几经易手,有的还在忠实地等待着自己的家当。虽然远离了繁华,淡化了历史,但他们朴实的氛围和庄重深沉的风格仍然让人想起了过去。其他如文赋寺、匡继勋烈士纪念馆、万寿宫、周嘉百年盐……,犹如一部壮丽的史诗,描绘了古城数百年的沧桑、风土人情,诉说了许多时代的沉浮。可惜在唯物主义思潮侵入现代人的思想之后,一些确认岁月痕迹的建筑悄然消失,只有少数在夕阳余晖下久久徘徊。我想知道他们能在这个嘈杂的世界里呆多久。岁月在苍凉中浸透,人类的文明和智慧逐渐被年轻一代遗忘。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难过,因为怜悯,忧郁,无助。

电影对今天的人来说可能什么都不是。当年物资匮乏的时候,电影院是当时最热闹的地方。电影带给我的兴奋、新鲜感和兴奋,给我留下了回味和想象。过去,人们没有娱乐,精神生活枯燥,生活相当单调。可以说看电影是最高的享受。为了看电影,人们通常要排队很长时间才能买到电影票。每当有露天影展,老城区的大多数人就像过节一样,东奔西跑,互相诉说,像赶集一样领着家人去市场,也有人早早扛起板凳,在场上占了个位置。临时放映总是人头攒动,让人感觉轰动宏大。当时我最大的希望就是看电影,仿佛着了魔。两三天没看电影,心里痒痒的。经常哭,和父母闹。看完电影后,我饶有兴趣地模仿了很久电影中的对话和动作。

我已经很多年没去电影院了。它关闭了,不再存在。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再走进电影院,找回童年的脚步,重温童年的电影梦!

人们饭后散步的广场原来是政府大院。现在每天晚上,它已经成为数百人随着音乐跳舞的天堂。闪烁的灯光,旋转的喷泉,悠扬的旋律,忘记了年龄的人在彩灯下随着舞曲的节奏扭动、沸腾、梦想。旧政府大院是我最亲近和最熟悉的一个。它是我出生的地方,是我自由享受童年的地方,是我一生中最辉煌的时期。很多年了,还在老地方,站在小时候玩耍的土地上,总让我觉得自己又回到了童年,一个穿着裤衩跑遍世界的男孩。

看着家里的破墙过去,心里满是悠悠的伤。

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没有忘记这一切。

回顾悠久的历史,老城区的变化也在改变人们的日常生活。从以前的粗饭到现在的杀鸡宰羊;从之前邻里相亲的简单民俗,到现在家家户户都安装了防盗栅栏“,人情”都淡化了,让我觉得自己过着和以前不一样的生活。这并不奇怪,因为我们会在历史的变迁中有所收获,也会在历史的变迁中有所损失。

徜徉在古城的美好回忆里,再抬头,一切都没了。

我暗暗对自己说,我失去了我的古城。

暮色越来越重,越来越近。只有在深夜,秋虫窃窃私语的时候,我的鼻子才能恍惚闻到昨天的古城。

我们会回到过去吗?旧城变了,变得陌生了。我们越来越老,离它越来越远。曾经,只能在记忆中回忆。

现代社会华丽喧闹醉人……我们在名利与虚荣的喧嚣中挣扎。当一切安静下来,我们就老了。

我走在元航饭店旁边的中和广场,在闪烁的霓虹灯下,在时尚美丽的住宅区。……我怀念老城的淳朴自然,“贫民”老城淳朴民风下的日子,老城的凉爽夜晚,沙洲上白鹭的自由。没有任何倦意,时间越晚,我越彷徨。

是的,我是古城里的砖,我是古城里的木。这让我多年后再次失眠。今天,我不属于现代,只属于老城。

老城在我心中留下了深深的足迹。让我在这样一个空灵幽僻的夜晚,再为你唱一遍这首《我只在乎你》“。时光飞逝,我只在乎你,心甘情愿的感染你的气息……”

歌里凄凉,就像歌里的岁月。可能只是我自己的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