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亲吻青山 ,创作者: 桑如彩虹

  • A+
所属分类:原创文章

沉迷繁华,必须留在城市;品味季节,一定要停在农村。我和长白山有缘分。每年春天,我都会在长白山住一段时间。长白山的春天是我见过的最美的春天。

在我家所在的长白山,我像一个熟睡的孩子,一年一个威武的春风,慢慢醒来。已经睡了一个冬天的长白山,醒来很慢,伸的太长。每年三月之后,山脚下的河塘开始在桃花水融化后的厚冰上刻画出若干痕迹。融化的雪水顺流而下,然后在河湾的某个地方,融入小溪,属于松花湖。这时,在河岸附近,一直期待着冬天的柳树开始在柳条上开花。黑色、黄色,甚至红色,成串地挂在树枝上,令人惊叹。路人经常停下来,一些男女下车,争着来到河边或路边的柳树下。他们不会折柳送别,而是将毛茸茸的柳条折好带回家,涂上一些自己想要的颜色,或者只是想要原色,然后放在瓶子里装饰。有些人实际上是用它开始做生意的。他们把各种加工好的柳枝放在柜台上,等待价格。

在长白山,春天最灵动的声音不是溪塘的水声,而是鸟鸣。我家所在的山野有很多鸟。小的如兰花、朱雀,大的如松雅、喜鹊、啄木鸟等。鸟太多了,我很少能说出它们的名字。每天早上,他们就像闹钟一样,在房子前后欢快地唱歌,每天都在那里唱歌,不管我们喜不喜欢。有时,音乐般的合唱甚至在晚上到来,直到很晚才停止。院子里经常有鸟,尤其是兰大胆,不怕人,就在你前后走来走去。一些大胆的野鸡有时会在房子前后安顿下来。反正我们不打扰他们,也很乐意和他们做邻居。在房子后面的树林里,不时会有一群群的鸟飞过,悠闲地飞来飞去,一只接一只,仿佛要去参加一场豪华的盛宴。但是,不知道是本地的常驻鸟,还是从遥远的南方搬回来的浪子。

几场春雨过后,山野将被浅绿覆盖,浅绿又深,从山脚慢慢过渡到山顶。从山脚到山顶,在我们那里,要到五月中旬才能完工。这时,我走进了覆盖着淡绿色的山林,走在宁静的山路上。落叶松已经长出新芽和绿孢子,叶子刚刚出芽。一阵香喷喷的松叶气息,已经被风轻轻摇摆,永远到达你的心,甚至你的四肢。太阳沿着森林照下来,照在身上,不太热也不太冷,然后到处瞥见春光,那是无法言表的。

在这个季节,林蛙的叫声特别好听。林蛙的叫声最美,尤其是公蛙的叫声。在山塘里,他们的娃娃像婴儿哭一样尖叫,很美。尤其是在一个阳光和煦的日子里,青蛙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潮汐波,声波就像是维瓦尔第的《四季之春》奏鸣曲。林蛙的鸣叫声附近经常有大小不一的湿地。这时,会有一种黄色的花盛开,颜色金黄,相互毗邻,花朵美丽,绿叶茂密。附近有村民说,花草可以摘下来吃,很好吃。但是我从来没有动过吃它们的心思,因为我觉得这是大自然在春天送给我们的礼物,怎么能随便浪费呢?我老婆也很喜欢这些花,因为花期不短,叶子漂亮,就把它们挖回来种在孵化池出口附近。花其实活得很随便,第二年山花开花了。可惜我对植物了解不多,至今也不知道它们的名字。

当林蛙歌唱,黄花盛开的时候,经常有一大群市区的村民朋友来我家做客。这时候他们都来这山上采野菜。因为此时的野菜,已经开始钻出地面,开始呼吸新鲜空气。

我家在彩岭,我知道它名字的含义。我家附近山上都是野菜。像他们自己的野菜很多,你可能不信。现在生态条件这么差还有这样的地方?有。当长白山春色盎然的时候,你在长白山随处可见这样的地方。长白山从此,留在山里饿不死。只要天气好,熟悉的人和陌生人都会来这里。这个时候我们家的门总是开着的,因为进出休息的人太多了,可以让自己进出。这个时候我们很忙,谁也照顾不了。

这里外面的人,到了山上,我们不挑挑拣拣。他们会挑每一道菜。结果,刚开始不管什么菜,不管多老,都会放进篮子里,后来发现这山上的供品太多了,而之前挑的山菜却舍不得扔掉。结果,他们的袋子和篮子里有几代山菜。那些冲向我们的客人会在饭到的时候回到家里吃饭。饭菜很简单,除了从市场上买来的几样迎接客人的肉制品,大部分都是山里的新鲜菜,被老婆神奇地端上桌,成为美味佳肴。所有来这里的客人都放下肚子,尽力而为。有的人吃饱了,就不能计较自己技能的损失。出了家门,还要带几个山菜做的包子,一边上山一边吃。我那样看着他们,心里忍不住笑了。

山上和山下,所有的树都长满了绿叶。温暖的春风经常吹着落叶松松香和其他树叶混合的味道,周围充满了新鲜和甜蜜。我经常在这个时候沿着山下的小路到处工作。走在这条林荫道上,小路两旁,有一些绿色的野菜,还有许多不知名的山花。散场的时候走累了,总能在森林里找到一个树叶茂密的地方,身体软软的。舒服地躺在那里,透过树缝仰望蓝天,听鸟鸣闻花香,舒服极了。偶尔会有一股混土混叶的味道,随风潜入,可是怎么了?

有时候,躺在那里,突然听到树叶被一些动物践踏的声音。不一会儿,声音从四面八方向我扑来。我知道家里不是兔子就是胡赛。温暖的阳光下,我懒洋洋地躺在那里,随意地弯曲着双脚,用脚掌拍着地面。这是胡赛,它会来到我身边。如果是山里的动物,听到这样的声音就会带着它离开。胡赛的到来通常会扰乱我的平静,但我非常喜欢它。它一来就会闻一闻,最后伸出我湿漉漉的舌头来舔我的脸。我伸出手,接过来。它很听话,躺在我身边,陪伴着我。有时候,我假装死了,躺在那里很长时间不动,让胡赛舔我的脸,最后我忍不住胡赛的折磨,所以我突然坐了起来,但我吓得胡赛躲在远处,然后向我靠近。

偶尔会有细微的声响,比如小松鼠、蜥蜴。很难用声音分辨时间,除非你上前一步看到它。有一年春天,有几个人向我们走来,我领着他们四处走走,却听到附近草丛里传来一个声音,我能看到一点小草的动静。我走得很慢很轻,但我看到许多毒蛇聚集在一起,在那里扭动身体,地上有几条滚动的蛇。我想是它们交配的时候了。过去,全国人民都说:看到蛇起雾,就要撕破裤子,否则会酿成大祸。现在看来应该是迷信,不值得相信。这时,蛇,尤其是大松花,经常在我的院子里和房子前后出没。他们经常爬上屋顶晒太阳,他们会找个地方躲起来,直到得到足够的阳光。家里人早就习惯了这一点,只要不碍事就不会被赶走。人和蛇相处非常融洽。我们在山里生活了这么多年,没有人被蛇袭击过。我不知道我们是幸运还是因为和他们和睦相处。

这条小路从山脚一直向东走了两英里多,就是冬夏不冻的山涧。我来这里快十年了,这条河从来没有断过。哪怕是几天冷,河水也在汩汩流淌,可见的河流多在一些河流的急流中,然后喘口气,潜到冰下继续前行。冬天,河两岸的动物都受益于这条河。冬天,他们都来这里喝水。现在春天,这条冰冻了整整一个冬天的河流,每天都在歌唱,开始孕育新的生命。我经常对这条河有新的发现。当初只知道有六根、白朴子、红绫子、花泥鳅等野生杂鱼。后来慢慢发现这条河里有很多珍贵的鱼类物种。如细鳞鱼、鳙鱼等。这些鱼在许多地方已经失去了它们的野生物种。我很幸运在这里见到他们。

家里有珍贵的客人,所以我经常带他们来这里,给他们抓些河里的野生杂鱼。都是冷水鱼,很好吃,城里没几个人享受。放上水库,放上水桶,在河滩上走半个小时,再带半桶杂鱼回来。清洗干净,用少许水酱,辅以辅料,用土炉做成混合酱鱼。吃过的人会记得一辈子。鱼很多,但只吃一点点。让来访者收回剩下的。出于对生态条件的热爱,我很少带客人去山河里抓河鱼,只有在有贵宾的时候,我才会破例,极其克制。山涧里有几个深潭。虽然大部分在河底都能看到,但走几步就会齐腰深,没有人会轻易涉险。这为水中的一些生物提供了庇护所,所以这里经常有一些大鱼和鳙鱼。有一次,我在这里发现了一个大痣。在这条河里已经很多年没有见到它了,它的出现意味着这里的生态条件得到了很大的改善。找了好几次懂水利的人,来这里实地考察,看能不能建个小水电站,最后因为缺钱失败了。

都说善胜于水。这个有水的地方就是不一样。在山溪的两侧,经常有一些湿地在滴水,现在正式称为湿地。这里的湿地虽然规模不大,但是有很多现在山里不常见的动植物。比如鸳鸯苍鹭等水鸟经常出现,每年这个时候都来这里,造成我们混乱。他们来这里主要是为了觅食,但他们来这里是因为厌倦了抚养孩子。但是,在我们的林蛙孵化场,那些蝌蚪或者林蛙卵会遭殃。每年春天,我们都要和他们战斗。因为要上班,不能天天呆在山里。大部分时间都要靠爸爸和老婆帮我处理山务。老婆只能在家附近做点事,爸爸要管好远近几个池塘。这时候父亲经常让我带几只猴子去赶走野鸭、鸳鸯等水禽。曾经有一段时间,父亲舍不得赶走那些“有害”的鸟。几对鸳鸯经常光顾我们的池塘,他们不知道青蛙卵和蝌蚪很少。但是,父亲还是舍不得把他们赶走。我来了之后,他夸那对鸳鸯多好看。后来爸爸带我逛了几个池塘,我发现有几对鸳鸯在那里游来游去,特别是色彩鲜艳,跟图片一样,我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的看过。后来想起来就忍了。毕竟我那里有很多林蛙卵,只要差不多就行。青蛙卵变成蝌蚪的时候,就不会那么容易抓到了。让我们把风景留给自己。

随着蝌蚪的成长,鸳鸯和水鸟逐渐离开这里,去别处觅食。这时,山里的春天更强了。此时的春天是最温柔、最密集、最醉人的。这时,当你走在山里,你能看到的一切都是绿色的。叶子被释放出来,甚至幼叶的外皮还挂在叶子的根部,但还没有进去。叶子娇嫩,就像一个美丽的女孩,仿佛被手轻轻捏了一下,水就可以出来了。看看你的脚,你能看到的所有地方,除了岩石,都被绿色覆盖着,就像墨水染色一样,仿佛风在吹,浓浓的绿色会落下来。

在这段时间里,无论你是在密林中漫步,还是在山野小道上漫步,都有大大小小、近在咫尺、远在天边的五颜六色的野花。我只知道几种花草,比如芍药,打着大月琴和细辛的幌子。这里的空气不仅像以前一样新鲜,而且现在因为各种植物的复兴,空气也变得甜美了。现代人,包括我在内,想法太多了,但是很少有人给现实,每天无所事事。他们没有和周围的人打架,而是为许多名利而战。结果他们想多了,以至于闭上眼睛还在想事情,但是睁开眼睛还是想事情。如果你是一个失眠多梦的人,此刻在山里绝对不会被这个困扰。我有自己的偏方,一直在尝试和检验。把平时放在心里的东西都扔掉。白天,你去山里采集野菜。越多越好;渴了,喝山泉水;饿了就吃点山里的全谷野菜。晚上捞出一大锅热水,把脚泡好,然后躺在热腾腾的火炕上让你睡到天亮。

这个时候在山脚下,经常有附近的村民开着牲口或者手扶拖拉机来这里春耕。那些田地里的杂七杂八的东西会被他们收集起来,用火烧掉。事实上,春天的这个时候,野外严禁用火。然而,农村人很有勇气。只要没有风或者风很小,他们就会很快到处放火。火会烧成一堆堆红色,同事会卷起一些黑灰,飘向顺风方向。到处都是燃烧稻草的野火,空气中经常弥漫着燃烧稻草的气味。好在这样的情况不多,几天过去了。春天犁地的时候,正是杏花梨花纷纷盛开的时候。在长白山广阔的山野,杏树和梨树并不少见。虽然每年秋天树上的果实并不多,但到了春天,那棵树上的杏花梨花会给很多人带来无限遐想。可惜这些颜瑞看不到,不然不知道世界上会流行多少华丽的词藻。

每当天气晴朗的时候,我都会在院子里看山,忙的时候晒太阳。几场野火,几声农民的喊叫声,森林里鸟儿的不断鸣叫,都会让我在苦干之后感到一种惬意的解脱。有时候,我也会好奇地走下山,走在乡间的小路上,看着山脚下盖的红色瓦房,一缕炊烟从屋顶悠悠地喷涌而出,大黑和胡赛嬉闹的大叫声,不时从山上传来,父亲的几声狗吠声让我觉得那只是一种对世俗的超脱,无比美好。

春天的长白山,不仅有晴天,还有春雨。春天的雨总是慢悠悠的,像闺房里的大小姐。春雨来了,像薄纱一样,浅浅地覆盖了群山的四周。细雨打湿了群山,此时的绿叶更加娇嫩闪亮。而山脚下的鱼塘,水面上刻着细细的雨滴印记,散落在期内,看不清池塘里的情况。但是,经常有几只调皮的野鸭浮在水面上,从池塘里偷蛋。他们吃饱了,有时候没人来,就把那里当自己家玩。而鱼塘周围的树林在春雨中变得越来越绿,无限安静。天气好的时候,阳光明媚,雾气散满山野,我就是眼前一片生机勃勃的长白山绿野。

所以走在春风,在充满希望的田野里劳作,在这样的时刻,还有谁会喜欢城市里的红尘呢?

今天是春天的开始,也是我女儿的生日。祝女儿生日快乐!也祝热爱生活,喜欢春天的人,一年四季幸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