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丽的房子 ,撰稿: 百草园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我有幸参加了陕西省住建厅组织的危房调查鉴定小组,在洛南县进行了危房调查。

6月,Xi安热如火,开往洛南的大巴穿越蓝田和秦岭,花了两个多小时才到达秦岭以南的边境小镇洛南县。位于中国山治南漯河以北,是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文化交融的地方。它有关中生活的特点。他们大多种植小麦、玉米、豆类、瓜类和水果,主要是面食。秦思豪住在洛南山森林,他的美德和智慧后来得到了称赞。幽山北流长江,南流黄河,故有河文化特色。草连岭上有一处传说中的九龙滩(有人说是黑龙滩、乌龙滩),与大海直接相连。九龙守护,云散雨聚时洛河源头。唐魏龙潭“石头激悬雪流淹湾,五龙潜野云。暂时在九峰下接闪电,喝西滩的水房。浪引浮于北岸,破浪之日浸东山。如果你像看图一样环顾四周,一定相信游客是不想还的”来形容乌龙潭的风光,而白居易的《黑龙潭》则是觉得村民杀鸡过端午节,狐狸吃祭品变胖来象征自己的不幸。不管传说是什么,龙潭是洛水的发源地,流经洛南县,流入洛阳。

可惜我去的是石门镇而不是罗源镇。

洛南也有精彩的传说,如赤松子出家成仙,神龟献书,禹治九州八卦,仓颉造字,曹植见女神,创作洛神赋等。故有诗仙名干兴“陈望图作赋。女神们会回到同一个地方吗?色欲伤雅,大部分被世人嘲讽”。《春晚我闻洛杉矶笛声》里也有孩子的情怀。“谁的玉笛在黑暗中飞舞,蔓延到春风。在这夜曲里,谁又买不起故乡的感觉”。

洛南县根据地理特征和人类传说建立了旅游目的地,包括罗源镇的洛水源、仓颉和老君山创造的汉字之乡、四好镇新开发的音乐镇、玫瑰镇、锦绣大地等。,都是在依托山水、名人文化造福洛南儿童的前提下寻求经济发展。这是脱贫致富的实际举措,是一条持续、健康、长期的发展道路。

洛南县第二大镇石门镇位于秦岭华山之南,山沟深,植被覆盖广。有油松、红松等多种树种。核桃、烟叶、药材是这里的主要经济来源。大多数丘陵地区都种有烟叶。每户门前都有一个烤烟房。烟叶在八月和九月烧烤。白沙烟厂负责收购,每亩收入五六千左右。核桃树分布广泛,山上、屋前、屋后都有大小不一的核桃树,从粗高到矮化新品种,身高半人;最神奇的是,700多年后,主杆被四人折叠,树冠粗壮交错,顶枝部分陈旧突兀,四周伸展,占地一亩多。年年硕果累累,被誉为“核桃王”。这就像当你在那里的时候,在一个巨大的绿色树冠下享受国王的威严,并轻松地表达敬意。绿核桃在微风中弯曲树枝摇摆,向人们点头致敬。

绿色和黄色的杏子应该在弯曲的树枝上采摘。我们看的时候,热情善良的主人拿着梯子,拿起半个竹篮。他笑着说,“刚下过雨,很干净。试试”,不会收费。野生药材数量众多,质量上乘。葛根、连翘、猪苓是正品药材,质优价廉。路上充满了加工药材的味道,开发出来的连翘茶也逐渐投放市场。矿产资源丰富,有选矿厂、冶石、金矿堆等矿山,主要开采钼、金、铅等稀有金属,是军工的主要原料。近几年价格下跌,矿产收入不足,扩张发展受限,导致附近村民收入减少。10年前发现深山里有玉,村民三五成群争相采集,造成植被破坏。环保治理期间,私藏、乱采玉石的作坊关闭了,但是玉石的价格却涨了不少。当地的玉是紫色、白色和黄色的。大多做成秦玉子的吊坠、手链、饰品,黄色的叫黄高玉,细腻如霜。

一个企业必然有一方受益。附近山上的农民搬到了矿上的公路上,企业盖的统一建造的三层楼房就是他们的家。然而,由于离开家乡的困难和生活的需要,许多人回到家乡种植食物和蔬菜。

民居很讲究,根据不同的风水建造,古民居少之又少。在深山里可以看到移民留下的明清时期人字形木梁结构的青砖黑瓦房屋,与邻近的土墙木梁房屋形成了明显的对比。这可能是一个大家庭。石门楼依旧完好,字“耿都”有力而清晰。小院子里的铺路石中间有杂草。倒塌的屋檐和散落的瓦片记录着沉重的历史,诉说着过去的辉煌、沧桑和变迁,独自看着群山。没有最初的荣耀,没有家庭的幸福和繁荣。70、80年代建造的砖顶人字梁结构房屋,将被视为旧房,未来将建造一层或三、四层的混凝土建筑。无论是老房子还是新盖的楼房,无论是山居还是镇郊的洋房,都有一种徽州的味道。屋顶两端向上倾斜,中间镶嵌一面圆镜。镜子的左右两边各有两只白色的陶瓷鸽子,栩栩如生。在新建的小楼里,圆锥形的屋顶是红色琉璃瓦。从远处看,绿色的斑块是红色的,特别醒目。

攀比的心理让一家比一家高,装修比一家豪华。

绿树的树荫下,有的村庄整齐划一,有的星罗棋布,有的被群山散落,五彩缤纷。细看,崭新的三四层小楼,十多间房子,有的将领关上门,铁锈色斑驳;有的有老人留守;一些草蔓延到法院前的膝盖;个别家庭门前停着车,医院里狗叫。原来他们退休后回老家养老。

真正有钱的小楼不多。有些农民工为了面子和名声,借钱盖比邻居更高、装修更豪华的楼房,和家人出去打工还贷,几年不还。有些人借钱给他们的孩子建房子。在乡镇领导的带领下,他们翻过山坡进入深谷,走过大街小巷,挨家挨户检查危房。我们看到的所有危房都是无人居住的移民留下的。相对于西北偏远贫困地区来说,是好房子,但这里雨水多,青苔和木椽严重腐败。过去深谷中偏僻的山村早已荒芜,狭窄的田野里除了几棵树外,杂草丛生,看不到粮食和蔬菜的幼苗。

好奇心驱使我去看移民项目。镇政府对面三排六层,棕色外墙,漂亮的人字屋顶,四周树木环绕,中间有绿化带、亭子和健身设施。这是移民居住的山区。看着光鲜统一的移民项目,可以看到离开自给自足的农村,离开熟悉的山川、房屋、庄稼的景象。想想农民住在城里是开心还是担心。维持城市生活的基本来源是什么,是减轻负担还是增加困难!如果山区的农民都买菜买菜,那将是一个无声的悲伤提醒,会诱使我看到饥荒年代饥饿的悲惨。可能是我太担心了,太担心了。希望食物不要成为振兴的瓶颈。

农村振兴是国家提出的战略规划,也是对现状的认知和鞭策。而年轻有为、聪明干练的中年人,远离农村,只剩下空屋、懒人、孩子和60岁以上的人,看着人来人往,听着广播里的戏剧和评论,期待着家人的归来,梦想着膝盖周围的团圆和幸福。

民间传说是看谁的房子华丽,谁的建筑高大。三四个人要盖个十几个房间的小楼才有面子,/旺旺“口碑好”,资本张扬,生活体面。

在竞争的时代,饱经风霜的淳朴民风,为了追求高收入,放弃了他们居住的土地和庄园,让浮华掩盖了他们的内心。向往和追逐繁华的都市生活,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欲望,也是可以理解的人性。只是努力了大半辈子的老人和正在成长发展的孩子。

繁华美丽,在光鲜亮丽的花环下,有一种名气难以联想的感觉,突然想到“有真谛,忘词”。

程建祥于2019年7月和2月在洛南县华阳宾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