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井 、

  • A+
所属分类:原创文章

老井久饮。

在一个历史悠久的古村落里,必然会有一口和它一样沧桑的老井,永远是新的。每一滴井水都饱满圆润,入口清凉。这口老井是一只能窥见村庄过去的眼睛。它记录和保存了村子里所有人的变化和烟火生活。

在地下十几米的水面上,透过斑驳的水桶和沧桑的井绳,老井掀起了一系列叹息的涟漪,当所有的人都到了那里,风雨变得动荡不安。老井沉默在时间的深处,独自咀嚼着天空释放的尘埃和风,细细品味着。没有人比它更孤独,也没有人比它更沉默。

当一个漂泊的家庭生根发芽的时候,应该是年纪最大的睿智老人,在他的眼睛和心灵相遇的地方,挖出了一口干净的汩汩的井,然后就是在这口井的周围,生长着一个粗壮的种群。孩子啼牛哞,鸡啼狗叫。这些新鲜的声音就像新抽上来的井水,清凉甘甜,直达人心,让人安稳。烟囱里冒出的烟,是村里妖娆的花絮,是庄稼,或是沐浴井水长出的大树。它们的根是滋养所有生物的老井。当他们根深蒂固时,他们永远不会改变。井是家谱的起源。它的根系越发达,后代就越健壮。而每一个喝老井的水的人,都不会忘记家的温度和味道。老井的长度,让每一个游子在夜里来回做梦,低头想家。它引领着每一个离家出走的流浪者,标榜着流浪者对家乡的向往。

在老井周围,矗立着一座弯曲的小屋。太阳落山,晚归的孩子在母亲的召唤下回家,野牧的牛羊破月清露归圈。市场就像老井树上的果实,在夕阳下静静地站着,被老井里源源不断的水汽覆盖着,安详而安详。从老井里升起的水汽,像襁褓中的面纱,再次把辛苦了一天的街道揽在怀里,安详而快乐地微微呼吸。

到现在,在一些偏僻的地方,新娘进门第一件事不是进洞房,而是拿起井绳和扁担挑水,不是为了日常饮用,而是在家人的引导下认井,即使认井,也要成为这个家庭的一员。这样漫长的一天过后,她才能出发上路。锅碗瓢盆,美食,天然,天然。

一个孩子长大的标志就是他自觉的拿起水桶,颤巍巍的站在深深的井口,忍不住内心的紧张和颤抖,慢慢放下一根井绳,学会了成年人取水的要领,从左往右荡,腾空,松开绳子,让积了好几天饥饿和烟雾的水桶以紧急的姿势跳入水中,亲吻和膜拜井底的凉意,纵容水桶沉入水中饮用。而这个熟练的动作在练习前只能画半桶水,一个少年叹气摇头。嗯,耐心会加剧孩子的不耐烦,没有什么是渴望成功的。静下心来,站稳,双腿不再颤抖,一桶溢出的井水被抽离水面。扁担水桶是岁月传承,老井送平凡的日子一个接一个。

嗯是灵媒。奶奶活着的时候总是带着敬意重复这句话。大年初一,把水果、蔬菜、糕点放在自己的井口,干净的手烧香,恭敬地感谢地下诸神的滋润。与井水相比,人只是一颗干渴的种子,生在水旁的植物,只有泡在水里才能诞生。

井有大德,厚泽,让人敬而畏之。《礼记》记载:“皇帝受命有司,祈福四海、大川、明远、袁泽、井泉。”班固《白虎依桐》也说:“五拜者称为门、户、井、灶、汉简。那么牺牲是什么呢?人进进出出,吃东西,就为神献祭。”由此可见,井是五大祭祀之一,享有山河般的恢宏恩典,足以让人肃然起敬。

现在,水井离我们越来越远,有些地方的水井已经不见了。人们喝的是净化过的河水,带有浓浓的氯水味的自来水失去了大地的底气,让人浮沉。我们渐渐封住了曾经睁开的大地之眼,藏起了通往灵泉的路。

井越来越老,一些曾经给我们洗澡的东西也渐渐失去,我们的身心越来越虚弱。没有那些让我们恐惧的东西,我们的生活会变得更加苍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