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舞狮 、创作者: 曹含清1 [文集]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说起舞狮,恐怕很多老家的亲戚朋友都忘了,但我总会想起。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卢湾每到元宵节都是热闹非凡。白天村里的歌舞队跳秧歌,踩高跷,在干船上划水,晚上也很忙。月亮悄悄地揭开夜的面纱,露出一张明亮的圆脸。一阵爆竹声过后,舞狮的锣鼓响得很响。孩子们提着灯笼,蹦蹦跳跳地穿过村庄的小巷,像远处闪亮的星星一样漂浮在街道上。大大小小的人群聚集在街道上,很快街道就聚集成了人山人海。

街上舞狮的场地非常开放明亮。有两张红色的桌子叠放在场地中央。街道旁边的老榆树上挂着一盏100瓦的白炽灯。白花花的光撒得到处都是,照在鼓手有力的手臂上,照在灿烂的狮子皮上,照在老乡的笑脸上。

我和我的朋友们挤在拿着彩色灯笼的舞狮者旁边。趁人们不注意,我们用手拂去狮子的金毛,摸摸狮子身上的青铜铃铛。舞狮的人弯腰钻到狮子的皮下,一个是狮子的头,一个是狮子的尾巴。两只狮子光着牙齿大摇大摆地跑到街道中央。人们的目光聚焦在狮子身上。我看见两只狮子在街上抓耳挠腮,翻来覆去,到处乱跑。狮子身上的青铜铃铛发出一串急促的旋律,在月亮点亮的夜晚漂浮。

大多数舞狮者都是朝气蓬勃、勇敢无畏的年轻人。那时候舞狮的人在我们孩子心中都是英雄。他身材魁梧,胳膊宽,腰圆,胳膊上肌肉鼓鼓的。他看起来像一座宏伟的铁塔。据说少年时曾在嵩山名寺习武,会表演气功、舞拳、踢腿,还会舞剑、舞枪。他在地上翻筋斗像滚动的轮子,连续翻了十几下,让我们眼花缭乱。他最后一个筋斗落地很快,快如闪电,地面摇晃起来。当我们再看他的时候,我看到他站在那里,脸上带着微笑,喘着气。我们在他身边大声叫好,有人调侃他说:“大满,孙悟空一个筋斗10.8万里,翻了十几个筋斗你怎么还在我们卢湾街!”他笑着说:“我刚翻了个跟头先去北京,再去南京,再去海边,然后去日本东京,一刀砍了几个日本鬼子。我动作太快,你没看清楚。”他的话音刚落,全场哄堂大笑。

舞狮似乎只是达曼的一项小技能。我看见他的头裹在一条彩色毛巾里,他的青铜手臂露在外面。他在灯光下展示了一套拳脚功夫,然后拿起彩球逗狮子,领着两只狮子直奔球场中央的桌子。这时鼓手敲着鼓,摇着地,却看到满是搓着手磨着拳头,跃上桌面,摇着彩球。两只狮子围了过来,跳起来争夺彩球。人群爆发出掌声。满月看起来像一个巨人的眼睛,俯瞰着一个活泼宁静的村庄。当舞狮如火如荼的时候。舞狮的脱下了厚重的狮子皮,额头上豆汗,脸上挂着笑容。人们纷纷散去,在回家的路上,他们谈论着今晚哪只狮子强大,哪只舞狮者敏捷。那时,舞狮为我们的夜晚增添了许多美丽的色彩和声音。

我们睡觉的时候,城市化像飓风一样咆哮着掠过村庄,唤醒并掠夺许多人进城;城市化就像一个大浪,把很多人卷进了城市的漩涡;城市化也像一场战争,聚集了很多人在城市肮脏的底层为生死而奋斗。卢湾的很多人在城市的建筑工地周围游荡筑墙、掀泥、扛钢筋、在城市里扫街、在城市里摆摊卖水果蔬菜、卖鸡蛋煎饼……每年春节,他们都会回村与亲人短暂团聚,然后匆匆回城。农村劳动力涌入城市后,村庄就像失血过多的人。他们已经失去了以前的活力和精神。元宵节期间,村里剩下的大多是老人、妇女和儿童。元宵节不再像以前那样热闹了,舞狮也消失了。

很多年过去了,舞狮的锣鼓经常在我耳边回响,跳跃的狮子经常出现在我眼前。当我用童心触摸狮子身上的青铜铃铛时,眼前美好的画面突然破碎,只留下满地回忆的碎片。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