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鸭哲学 ,写手: 徐亚斌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鸡和鸭是我熟悉的两种家禽。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我的童年和青春期大部分时间都是和鸡鸭一起度过的,妈妈每年都给我喂鸡喂鸭的任务。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更喜欢鸭子。在我看来,鸭子相对于鸡来说,聪明温顺,合群友好,几乎没有时间在同伴之间吃东西或者打架。他们对食物的要求不高,吃的津津有味,不管是精粗粮、鱼、虾还是蚯蚓。更多的时候,鸭子喜欢自己找食物。如果有河流湖泊沟渠,那就是他们的天堂,他们可以在那里呆上一整天。

鸭子的另一个特点是纪律性强,似乎很容易训练。我记得那时候我用竹竿绑一块布把鸭子赶到离家不远的河边,或者到已经收割了小麦,浇了水,但还没犁的地里。晚上,用这根竹竿送他们回家。说来也怪,没过几天,竹竿就成了引领他们的旗帜,对他们产生了强烈的暗示作用。只要看到这根竹竿,他们总是很聪明。说出来简直不可思议。有事的话,暂时管不了。把布条插在旁边的竹竿就行了,它们肯定会在有限的区域内自己觅食。吃饱了可以安静的闭上眼睛围着“旗子”或者梳理羽毛。

说到鸭子的友好合群,有一件事至今触动了我。记得那是小麦收获的季节,队伍在一个接一个的收割小麦,也在准备灌溉犁地栽苗。那天,一块地里的小麦收割完毕,下午开始灌水。在久旱的麦田下,无数蚯蚓躲藏着,面对突如其来的洪水,它们纷纷钻出地面试图逃跑。我不能错过这样的机会。我赶紧从家里拿了一个外国铅桶追上鸭子,走到地上。对于鸭子来说,这真是一段快乐的时光。他们愉快地散开,愉快地吃着。我花时间捡蚯蚓,直到夜幕降临才想到回家。

我一手提着沉重的铅桶,一手提着竹竿,迎着渐浓的暮色赶着鸭子回家。由于田埂又窄又滑,一只鸭子在经过堆肥坑时掉进了坑里。坑里的绿肥刚刚挖走。坑有两米深,墙很陡。再怎么努力也爬不上去。这时,一个感人的场景出现了,走在前面的鸭子们整齐划一地站着,一动也不动。他们中的一些人不安地回头看,似乎在向我寻求帮助。天完全黑了,坑里的鸭子都筋疲力尽了。我不得不跳进深坑里把它捞出来。当他回到鸭子身边时,几乎所有的鸭子都过来了,有的用头,有的用嘴,还揉着他的脖子表示同情。远端的人一时挤不进去,就伸长脖子招呼……

坦白说,很长一段时间,我对鸡的印象很不好,觉得它们好斗、挑剔、懒惰。为了争夺食物,他们用身体保护食物,有的踩着脚,甚至互相打架,直到梳子上的血肉模糊才罢休;鸡对饲料的要求也很高,往往配好粮,自己养活自己的能力不如鸭;更别提鸡的懒惰了。一只成年母鸭一年大约产300个蛋,除了在炎热的夏天不下蛋的那些日子。难怪她妈在家里叫他们“油盐船”——,卖鸡蛋换一年的油盐酱醋。此外,这对我们的孩子来说绝对是一件好事。妈妈可以每隔一段时间做一个咸鸭蛋来满足我们的渴望。但是鸡不一样。如果你下两三个蛋,你会停一两天。当你下了20多个蛋的时候,你就干脆在窝里休息……

大学的时候看到一篇文章,完全颠覆了我对鸡的理解。作者大赞鸡,说是一种“德鸟”,并总结出鸡有“五德”,什么“文、武、勇、易、辛/[/k13/。尽管心里震惊,但我并不这么认为。我还是坚持小时候的想法,坚持认为鸭比鸡很可爱。

现在想想,小时候的偏执有些浅薄可笑。事实上,鸭子虽然有很多优点,但也有一些缺点。比如他们对“家”的认可度就没有鸡那么强。很多时候鸭子没有“回家”的想法,内心狂野,往往需要强行驱赶才能回到棚里。鸭子最致命的缺点就是不负责喂养后代。他们不在乎“孩子”。鸡不是这样的。他们“爱家”爱窝。每天太阳落山的时候,它们早早的就钻进自己的窝里呆着,没有主人的担心。特别感人的是,母鸡不仅用自己的体温孵化后代,还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呵护这些小生命。

这种对鸡可爱还是鸭可爱的重新审视,以及对应该更喜欢鸡还是鸭的反思,再一次让我感慨万千。是的,生活充满辩证法……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