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下雪 ;

  • A+
所属分类:原创文章

裹着毛毛的雨,北风像幽灵一样在灰色的天空和萧条的田野间游荡。偶尔会有一个雪粒愤怒地撕裂雨网,射向地面,然后一会儿滚一会儿滚。上帝的情绪总是阴郁而稳定的,灰色的脸感染着他所面对的一切,向人们宣告它是冬天的主人。

又一个没有雪的冬天。

冬天不下雪。我不知道这里的上帝是否感到抱歉。在我眼里,没有雪的冬天不是白色的。这就像看到一个优雅美丽的女孩突然从手提包里拿出一支烟,放在她猩红的嘴里,就像没有人在看一样。老家从出生到离开,每年冬天都会下雪,尤其是春节前。有时候太大了,我爷爷这个发誓要死在山上的猎人出不去,只好玩着小米扫雪的游戏,无聊的用竹筏引诱麻雀来掩护。爷爷不吃麻雀,也不拿猎枪打麻雀。他说麻雀是山神派来吃虫子的,虽然有时候在地里吃小米。猎人吃麻雀,用猎枪打麻雀。山神不高兴的时候,就叫他不要再拍野生动物了。因小失大不是他的性格,也不是一个认真的猎人的行为。

我小时候非常喜欢打猎。为了得到爷爷的同意带我去打猎,我和爷爷的宠物——猎狗的关系几乎发展到了亲如兄弟的程度。爷爷见我离他那么近,又爱他的猎狗,终于在冬天的某一天,说服奶奶把我从怀里放出来,帮他扛着火药角,去山里猎兔子。就在那天之前,下了一场小雪。不时能看到一些不认识的野生动物的脚印。每次看到一行脚印,爷爷都指着给我讲他的“猎经”让我更加佩服。爷爷总是让我为了我的安全和他保持距离,不要影响他的命中率。北风在山上呼啸,我棉衣外的几件大罩衫在风中飘动。

爷爷那天说饿了才回来。我总是逆着风蹦蹦跳跳,一言不发地跟着他。爷爷很高兴射了八只兔子。他说“八”是个吉利的数字。回家后,他可以卖给我一个好价钱,给我买一件新衣服,让我有一个快乐的一年。我二话不说,悄悄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个早上奶奶偷偷塞给我的熟红薯,神奇地跑到爷爷面前拿出来。爷爷笑着看了看红薯,然后看着我问:“你饿吗?”我摇摇头。“哪怕爷爷稍微碰你一下。”所以一个红薯一半是我爷爷的一半,皮是猎狗的,让我一路开心。

我记得那次打猎回来,我还不到九岁的时候,再也没有去外婆怀里玩女人。虽然我妈妈不在,但我爸爸在外面忙着工作。爷爷夸我小男人,以后长大了可以拿他手里的猎枪了。爷爷的话让我连续三个晚上做同一个梦都很开心:一个威武的年轻猎人,在风雪中,手持明晃晃的猎枪,大步走在雪峰山的山脊上。想起今天我穿着绿色军装站岗的事实,不禁说,基础就是从此打下的。

春节过后,爷爷就90比5了。记得几年前我还在南京上大学的时候,每年都会回老家看他老人家。那时候他经常下地干活,看起来很彪悍。几年后他的身体怎么样了?前天收到老家的信,说爷爷最近有点小病,但是还能出去走动走动。信上还说,老家最近变化很大:昔日的茅舍变成了今天的楼房,昔日的穷沟壑变成了现在的景点。就连当时村里最穷的何老儿家,今年光烟草就卖了一万元……。一切都变了,越来越好,越来越有钱。他还说爷爷经常说起我的出生名字,很想我。他说我从小是男的,是个拿枪的军人。我希望今年春节能回去看望爷爷,顺便也能以新的面貌看到我的家乡。

几次去家里都忙得没时间去旅行,也有些遗憾。有什么办法吗?自古以来,军人很难做到忠孝。记得第一次穿军装回老家,我爷爷是这样教我的:“纯睚眦,保家卫国责任重大,当兵真好!到部队不要想家。想家的人一文不值。……”希望今年春节不能回去看望他老人家,得到他的谅解。

窗外的毛毛雨,依旧随着北风悠闲地飘着。我的思绪像春天的竹笋,肆意生长……我在默默祈祷:上帝,请赐予我一场美丽的雪!不要太小,也不要太大,最好能治好我爷爷的小病,缓解我雪相思的痛苦。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