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下散文 ;小川阿佐美

  • A+
所属分类:原创文章

落叶是疲惫的蝴蝶

文字/仙都

夕阳渐老,西风渐紧。

当树叶落下时,秋天就在落叶上降临。当秋天来临时,人们会随着秋天而减肥和烦恼。但是金叶并不悲伤。它知道如何在秋风中自我安慰。它知道它的睡眠是为了新的觉醒。

落叶有落叶的好处,让你不再陷入爱情的纠缠;叶子有叶子的美。他们是疲惫的蝴蝶。我甚至能感觉到落叶在轻声呼喊。

那一刻,我的心微微颤抖,就像许多落叶中的一片。

我看到了家乡,看到了家乡门前那一望无际的老树,看到了因为游子归来,炊烟晃动。对于离家很远的脚来说,对于飞向天空的翅膀来说,厨房的烟是一根永远不会断的绳子。就像道路入口处的一棵大树,它的树枝指向许多道路,但只有一个起点和一个终点。每个离开村子的人都带走了一片绿叶,却留下了一根根。

我看到了故乡的悬崖,看到了悬崖上的石头,与花开争奇斗艳;我看见悬崖上的羊,和云争着飘。

我看到我的屋檐,冬天被冰覆盖,夏天鸟儿歌唱。一串红辣椒常常被认为是穷苦日子里的火种,在屋檐上飞来飞去的麻雀总是和农民过得很好。就是这个屋檐,一直缠绕着路上的心。

我看见我妈妈了。为了不让我们冬天变冷,她一根根捡起枯枝,就像一个个装饰那些破碎的日子,然后给我们温暖。柴堆越来越高,但母亲却越来越矮。我看到母亲干瘪的乳房,像两个残缺的乞讨碗,却给我们带来了一生的盛宴。母亲在灶坑里点燃的红色暗淡火焰,成了我们唯一可以依靠的肩膀,也成了我们晚上唯一可以握住的温暖的手。

是因为我老了吗?我们花了很多时间为财富而战,却很少有时间去享受。我们越来越大,但住在家里的却越来越少;去月球然后回来,却发现很难到达楼下邻居家;征服了外界,却对自己的内心世界一无所知。

旅行者,你凭什么匿名?什么风把你吹到别的地方来了?秋天就是这样,抖落树叶,把人的思念挂在枝头。是时候回去看看生我的大树,让我长得绿,成熟得黄,落叶中沉睡的母亲。妈妈,我匆忙的脚步是你紧紧缝合的针脚。妈妈,我想带着我的破行李回去,如果找到天堂我也想回去。

一层层落叶在我回家的路上蔓延。我要去温暖的地毯上看望我的母亲。母亲也像一片落叶,从灿烂的枝头缓缓飘落,但她没有再醒来……

这个世界上,能留住人的不是房子,而是能带走人的路。时间不能为你伸出一只手去抓过去的云朵。如果一切都可以重新拾起,妈妈,我会拾起你的微笑,脚步和风,用你的爱作灯油,用你的善良作麻花,我会点燃它,留在心里,永远不会忘记回家的路。

天冷了,树的叶子掉下来,树离我很近。我似乎听到它们慢慢凝固。

天冷的时候,他们成排站着,坚守着心中的秘密,爆发出痛苦。但是树叶落下来,把一切都遮住了。

母亲走后,我的心失去了支撑,突然有了到处漏风的感觉。然而,风一直在吹,这已经清理了我家乡周围的灰尘。我的小家乡正被秋天包裹着。

妈妈的坟前有一棵树,是我写给妈妈的一首诗。每年秋天,树叶纷纷落下,紧紧地盖住母亲的坟墓。那些在风中微微呻吟的落叶,远远望去,就像一群疲惫的蝴蝶,静静地聚集着它们生命中的美好瞬间:一抹红晕,一句誓言,还是一声简单的叹息。

寂静,落叶

文/孙长江

如果你在家里多呆几天,你就得再添一场大病!我是这样想的。

离家不远的朝阳公园以举办2008年奥运会沙滩排球比赛而闻名。所以,我不喜欢吵吵闹闹的人,所以我走走停停,走走停停,走进朝阳公园,坐在已经有些凉的长椅上。摩天轮停止转动,过山车安静下来,几座古色古香的玉带桥跨过一弯水,仿佛早已凝固。慵懒的太阳随意在空地上投下一片死寂,并不享受。选一个地方,再扔一次死寂。

你必须看到一些东西。

朝阳公园的植物中最多有叫活化石的银杏树。

然后看那棵银杏树。树干是直的,树枝像木头一样干。树叶在哪里?它们都在地上,厚厚的,棉絮般的,明亮的,像锦缎一样。奇怪的是,看着这个棉垫和锦缎,没有人知道。龚自珍《西郊落花歌》里的句子,连边都没摸到,怎么脱口而出?“如果钱塘膛在夜里汹涌澎湃,如果昆阳在清晨无敌,如果8.4万少女洗脸,她们会把胭脂”倒到这个地方,边唱边唱,对自尊非常反感。连世界顶级的法国香水都讨厌我,我会“8.4万/[/。的确,一阵风来,棉锦拂来拂去,听起来像我的“坚强激昂”与不变的关系不无关系。

交响乐?从来不关注自己语言的中国人,听着这样的声音,不会细看,看着厚厚的堆积,摸着嘴唇说交响乐有多苍白;协奏曲?用词从来都不会太难。所谓中国文人,听了这种音乐,也就懒得去琢磨了。面对这样的冷静,最后一首协奏曲有多糟糕!

这应该是一首圣歌!我认为这是一首凄凉的歌,而不是悲伤的歌。端庄的,没有任何痛苦或沉重。

闻着深秋特有的凉意,真后悔没想到坐在这里,因为我漫不经心地走在街上,抬头看到春天满树满枝的白玉兰和槐花。夏天到处都是紫色和紫色,我怎么能忽视这里的好客呢?否则,在形象与直觉的对比中,我会从满地蔓延的橙黄色和融化的金色的耀眼光彩中,咀嚼出叶轮血脉中不断溢出的冷静、洒脱、旷达。

幸运的是,从什刹海流下来的绿叶拂过我的脸,留下的浪漫还没有褪去。更有甚者,年轻时掉进大山深处,心血来潮躺在一张绑在两棵树上的排球网里,满眼都是对着白桦树说话。

椅子冷,坐久了身体僵硬,我就站起来,用迷离的眼光揉揉眼睛,漫无目的地在空旷的花园里走着,释放着心不在焉的闲情。

是的,在这个世界上,哪片叶子从来没有绿过,也没有壮过!

春风一吹,它们就迫不及待地拱出深棕色和红色的树叶包,探出它们的小黄头,惊奇地窥探外面陌生而混乱的世界。然后一个颤抖的身体,深棕色和暗红色,倒在地上,在树枝上,它充满了骄傲、温暖和激情。就这样,树叶不断变大,颜色不断加深,绿色的宣传和表白闪闪发光!

什么枯萎了,什么凋谢了,为什么要它,远离自己?什么在跌,什么在念叨,何必客气,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什么是淡泊,什么是辉煌,不管是什么,还是有很多美好的梦想。

如果是这样,那是好事。

但是,“百岁是梦蝶”,一眨眼就不情不愿了,曾经的青涩突然消失;我曾经坚强错误,我说“拜拜”;所有的梦,一眨眼,就落了所有的色彩。

你堕落了,但你别无选择,只能堕落!

没必要哀叹难过!不要说什么野心,没有实现的野心,还有很多鼻涕和眼泪。

哲学和自由总是好的。如果它倒下了,它就会倒下,即使被阴风阴雨吹落倾泻而下,或者被那些总认为是因为你的存在,他才活得不够放肆的邪恶的人,那又如何?

摔,摔得他干脆,干净利落,摔出一点大精神,真精神,落得像个善良,像个真摔!

你不能占据内心;更有甚者,苦菜、苦瓜、苦菊、苦药、苦果吃多了,中国人的心都变苦了!

没必要再像龚自珍了。“落红不是无情之事,但化为春泥护花。”乍一看,有一些“无可奈何的花落去了。”,“断骨不罚。”谁会想到没有你这个世界会枯萎?更何况他们和刘一样,都生活在“暂时靠着一大杯酒的精神”的境遇中,也哭着“方林新叶催老叶,流水前浪作后浪”壮烈;没人会相信,有人把脚下的路打开后,它就变得平坦了!

沉默,当沉默来临时!

行走,思考;想着,走着走着,竟然出了花园。我突然想起了内格拉索夫,他一生都喜欢说真话。他说,是的,他说了。“活得匆忙,来不及感受”。多么好的演讲啊!

落叶

文/龚

秋天,在我们之间不经意间,已经渐渐走向了季节的深处。一大早出门,在公园的森林和阴道里溜达,突然发现,一夜之间,满地都是落叶,或者下了一场五颜六色的雪。高大的银杏树和柳树在秋风中摇摆。不同形状的树叶相互碰撞,发出沙沙的声音。落叶在空中飞舞,以优美温柔的姿态摇曳,缓缓飘落……

这时,一片叶子从旁边的树枝上掉了下来。我抬头看着它随着秋风在我头顶旋转。它一点一点地掉下来,直直地落在我的脸上,轻轻地滑过我的脸颊。一股混合着树叶的凉意突然向我扑来。我忍不住伸出双手欢迎它。定睛看落叶的肃穆色彩,清晰的脉络,像生命的经纬度,纵横交错,无限延伸。停下来屏息倾听,仿佛听到了充满柔情的树叶的歌唱,是那么的从容洒脱,优雅优雅。一瞬间,我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在心里涌动。

有人说秋叶软枯,没有价值,但我不这么认为。秋叶是神圣的。当树叶在三月的春天遮阴时,它们开始吸收阳光和空气,孕育出花朵和丰硕的成果。烈日炎炎时,树叶携手组成一把巨大的伞,给人送去一片清凉;秋天来临时,垂死的树叶依然用金红色装点大地,为天地展现着它们最后的美丽;秋风一吹,树叶安详落下,融入土壤,化为养分,孕育春天的希望。生命的尽头,树叶还在用尽生命的潜能,释放最后的美丽。那种美是醉人的,也是悲剧的……

“落叶是风的追求,还是树的不留?”这句话我听了很久,听起来总是有点伤感。我知道落叶里没有悲伤。悲伤只是人类赋予它的一种情感。可能是人有无限的瑕疵,能隐约感觉到其中包含着某种寓意。其实,树叶的离去不是对风的追求,也不是对树木的挽留,而是自然的选择。落叶无怨无悔地离开树枝,随风落入土壤,用最后的营养培育新叶,从此看到生命的不断延续。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我对落叶情有独钟。

我一直被落叶的温暖和精致所感动。金色是树叶的铮铮,充满了对大地的忠诚和对生命的追求。想想树叶的生命,它们曾经郁郁葱葱,灿烂辉煌,枯萎凋零。然而,当他们骄傲“ ”时,他们并不傲慢或浮躁,当他们沮丧时,他们也不放弃自己。当他们的生命耗尽,告别这种生活时,他们仍然无私地为地球奉献自己。这是一种博大的情怀,一种忘我的境界。落叶是生命的赞歌。随着秋天的夕阳,他们匆匆离去,没有留下任何耀眼的光彩,把有限的生命化作永恒……。我经常被它无私的精神所感动,我的灵魂也受到它的洗礼。

古今梦如梦,但有旧欢新怨。我们捕捉到的不是月圆或月缺时的恐慌,而是岁月在沉默中诉说的一切。秋风漫漫,多少色彩被吹走;秋雨萧瑟,多少心事被淋湿;秋月尴尬,充满情感;秋叶飘飘,承载了多少期待。人的一生不就像一片叶子吗?从小尖到芽,然后茁壮成长,充满活力,直到变黄变瘦,最后衰亡,叶子落回到根部。它不仅是对人类生命的诠释,更是对生命真谛的诠释。

现在的书柜里,还放着我的一本日记,里面有几片不同形状的落叶。每当翻开日记,都会默默凝视那纵横交错的线头,那会让我有一瞬间无尽的遐想。记得诗人龚自珍说过:“落红不是无情之事,化为春泥护花。”从树枝上飘落的树叶落向大地,意味着一个生命周期的结束,同时也开启了新的旅程,化土为泥,滋养根系,等待第二天的绽放,体验多彩的生命历程!深深地感受着那些落叶,包容着我逝去的岁月,也畅想着我未来的梦想,启迪着我珍惜眼前的一切!

“秋风萧瑟,落叶飘零。生活有多美好?”当岁月被夕阳褪去,生命的青春与无知早已如落叶般飘散。生活中有多少欢乐,有多少遗憾,有多少悲伤,有多少孤独,夹杂着悠悠的思索,涩涩的甜蜜,有多少次上帝引领灵魂进入梦境。平凡的我,和所有人一样,匆匆忙忙追寻着自己美好的梦想,在淡淡的人生中体验着温暖的幸福。我一直想过落叶般的生活。我不怀念春天的美好,不惊叹夏天的凶猛,不慨叹秋天的寒冷,无怨无悔,无怨无悔,万物来得美去得自然。看淡人生的起起落落,不要为人生的短暂而悲伤,用一颗善良感恩的心去把握和珍惜你的人生,当你离开的时候,你将无怨无悔!

旧梦浮现的翅膀和落叶

文/云梦求心

初秋的夜晚,微风徐徐,凉爽的秋色让人不经意间遐想。耳边回响的歌声,让我感受到一种无法表达的熟悉感。随着歌曲的不断传播,慢慢唤醒了那些无法荡离内心的旧梦。

看着今晚的夜色,虽然没有月华的缠绵,却因为灯光而显得多姿多彩,独一无二。当我抬头仰望漆黑如墨的夜空时,一种神秘而深刻的感觉涌上心头。内心深处的旧梦,如潮水一般,让我向后退去。梦里经常飘过的翅膀,像一道白光,在夜里格外醒目。这是一个真实的幻想,但现在我静静地躺在我的手掌心,陪我装饰旧的梦想。

随着思绪的不断起伏,我想起了那个从未诉说过的梦往事。当年的故事似乎也是在这样一个初秋的季节。我躲在风轻云淡的午后,静静地安排下一个完美的剧情,满心欢喜地期待着你的出现。等了一天一夜,没看到你的倩影。我无助地转身离开,眼里充满了巨大的失落,却在睡梦的角落里发现了你的气息。你累了,我满是悲伤,我静静地看着对方。认真看待彼此清醒的世界。

昔日的美好在彼此微微上扬的嘴角间荡漾。回首,风依旧如故,你从片片绿影深处走来,带着初秋的凉意,冲淡了夏末的余热。然而,我徘徊在绿影交错的老树下,独自摇晃着时光,如那些随风飘落的绿叶,默默承受着无法改变的命运。不敢回去看你,只是在等待时间的流逝,在寂静的岁月里把自己变成一片片落叶,随风散去。

而你,却不期而至,如命中注定的相遇,被鸟的翅膀带走。你毫不犹豫地降落在我身边,小心翼翼地抱起我。这时,我再也无法忽视这个故事,轻轻地把你抱在怀里,用彼此深深的情意开始下一个轮回。

从此,在繁华的深处,我不时向天空招手,只为欢迎你的下一代。单薄的生命就等着你倒下。

那天晚上,在挥之不去的秋雨中,我感觉到寒冷的寒意落在我的肩膀上,我无法忍受。我让雨把我从树梢带走,从树干上落下,独自依偎在荒芜的街角。在浅浅的琴弦声里,我不禁想起你深情的脸庞,那是轮回中一直陪伴我的记忆,是支撑我不断重复的勇气。

当我们周围的灯光渐行渐远,你仍能听到街上的呓语,留下一串温柔的叹息。在这个熟悉的梦里,我曾经把你抱在怀里,感受你温暖的翅膀,让萧瑟的秋天不再是我害怕的人的噩梦,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静静地等你,直到彼此消失。

今夜,在一个清晰的梦里,让我抹去你眼中的悲伤,忘记昨夜寒风中所有的痛苦,带着美好的回忆入睡。

落叶上的烟和月光

文字/水手

我不止一次地把那些落叶变成烟。当时我的力气比风还大,最后一片叶子不情愿,但我把它摇进了篮子里。我必须把它放在火上,否则,长长的烟雾会笼罩整个村庄。炊烟也是一条河,只是在天上流淌。穿越烟雾的燕子就像水中长着翅膀的小鱼,只不过小时候总是关注树下的树叶,不在乎炊烟升起的天空。

现在想起来,我很为童年的那些落叶惋惜。他们倒在树根上,也就是说,一个孩子跑向她的母亲,一个心爱的人靠近了土壤。如果硝烟散尽,真正的家乡存疑。

就在我十几岁的时候,像一头被抓进牛肉锅里等着被宰的公牛,我用尽全身力气把自己的血脖子挤到了一个叫城市的地方,变成了一片被风吹走的落叶,高高地挂在建筑丛林的一角,被挤压着。因为它很小,我看不到家乡的高大树木,更不用说抽烟了。落叶的烟还在冒吗?还在飘?我不知道。它们流向哪里,就在哪里被风淹没,就像我被城市淹没一样。这并不能让我对落叶无动于衷。秋天,我在家乡登陆。那些叶子在飘落,聚集,被风吹到某个角落。但是村里没有火柴擦火花,可以替我点燃村里冒出的烟。树很少,天空干燥,只剩下阴霾。现在,我只能捡一些城市里的胖落叶,但它们不能形成烟雾。

家里的烟看不见了,因为我沉重的皮肉越来越重,跑不动了,更别说飞了。

只有鹰能把自己悬挂在空中,让风从翅膀下穿过,而鸟不能。就像一些多余的叶子,正被风托起,抛向遥远的黄昏。在冬天的荒野里,我经常担心这些困惑的鸟。风再大一点,他们的迷茫就会更加明显,离陆地上稀缺的食物会越来越远。

多年来,风越冷,越疯狂。这些避开高山和沙漠的家伙经常猛烈地攻击娇嫩的草地。草地上,有羽毛被风吹动的鸟。当它们在秋天离开长满草籽的田野时,会与细小的翅膀混淆,变得越来越薄。它们能在冬天躲避狂风暴雨吗?黄昏时分,黑色的大网正在展开,这让我无助地看着这些鸟。渐渐地,在黑暗中,我失去了拍打的翅膀。

而那匹向夜厩进发的老马,在沉沉的黄昏中驮着一匹老马,走在夕阳点燃的烟雾中,夜色流过黄坡,比老马的蹄声还快,淹没了坡下的村庄,没有声音。

一匹老马去了村子,摆脱了比自己大的疲劳,渴望着破旧的马厩。有一盏油灯,一槽草,一堆落叶要点燃。

那是冬天的傍晚,老马走着,越来越深的黄昏踩进蹄印里,夜的气息如此强烈,它无法抖落身上的旧毛。老马走着走着,落叶就像松散的纸币,填满了蜿蜒的沟壑和斜坡小路。一个年轻人边走边哭,总以为他的老手会把它从满是灰尘的脸上抹去。

在那之前,老马一直在睡梦中行走,多年后,他的父亲已经深入他的记忆。

为什么总走不出月光,月光像炊烟一样流淌。即使走到看不见的斜坡后,眼泪还是在下雨的状态下掉了下来,浸透了干燥的麦秸和稻草,还有一片落叶。

我想找到另一种怀旧,另一种新奇的想法,活下去。但是浓浓的夜色把我摔得又深又深,我在深夜里像村里的烟一样掉进了月光里。在像炊烟一样的月光下,我明明走着走着,变成了一个流浪的影子,却无法走出像炊烟一样的月光。

落叶之上的夜空。

伴着整个夜空,白如烟的月光被淹没,一动不动。风吹动我松散的头发和影子,影子攀上迎风的翅膀,飞向浩瀚的星空。一旦影子飞起来,就忽略了身体的寂静。距离在拉大,身体模糊后,影子越来越清晰。这么多年,我被撕裂,星星在吸引,城市的灯光像大海,沉没了我不懈的奋斗。影子需要高光,否则,一旦天空的灯灭了,他就无处安放自己的灵魂和思想。我渴望自己能和影子结合,飞得更高,让一些东西落在尘埃里,让另一些东西在月光下接近天堂。

有像桃花一样粉脸的姐妹,有完全看不见的烟囱冒出的暖暖的烟,有像银河落下的瀑布一样长的姐妹;在宁静的天籁中,让想象的翅膀像雄鹰一样飞向远方的天空。

窗外,谁的歌都哭得像眼泪一样,炊烟弥漫了整个村庄,月光洒满了整个地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