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望远镜 ;网络写手: 胡庆和

  • A+
所属分类:原创文章

翻滚的海浪拍打着一座孤岛。在岛上一个潮湿的山洞里,有几个戴着蓝色帽徽的士兵。听着洞外传来的炮声,他们看到了从洞壁上落下来的碎石和泥浆,嘴里不停地抱怨。一个说,妈的,共产党人又在拍金门了,另一个说,打了又停,停了又打……这是留下的这张图和里面的对话保存了几十年。我看不出那部电影里出现过这些画面和经典台词,但在20世纪60年代,这部电影确实可以称得上是经典。我们这个时代的人看了一遍又一遍,以至于完全记住了画面和台词,忘记了它们来自那部电影。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部电影可能是《海鹰》。《海鹰》讲述了我海军与逃到岛上的国民党军队的海战。这个故事已经被遗忘了。但是“炮打金门” “金门”让我更加难忘。但是还有很多问题没有回答,比如金门在哪里?为什么要加农炮?

金门,如果是几十年前的中国,如果是远离沿海地区的人,可以说知道这个地方的人并不多。如果今天的人还不知道金门,人们可能会认为他无知。虽然我记得金门这个词,但我对金门还是一个陌生人,我仍然属于无知的人。幸运的是,有互联网。从网上获得的知识是金门和厦门最近的地方只有10海里。如果你有翅膀,当你张开翅膀时,你可以飞到那里。如果你是超人,从厦门一步就可以渡海来到金门。

金门和厦门同属一个地方。从大的方面来说,他们是祖国的儿子。小的方面,他们都在一个地方管辖。有句流行的话,“没有黄金就没有铜”黄金要管。通,指同安县,是厦门的旧称。金是金门,以前归同安县管辖。沿着海岸走,到了厦门,自然想去金门,但是没有台湾通行证,只好“看岛慨叹”。

一张薄薄的通行证可以挡住我去金门的路,但它不能遮住我看金门的眼睛。厦门看金门有很多选择,比如乘船到海中线,比如去某个高地,但我还是选择了最好的地方,椰风村(一国两制景区)看金门。

椰风村,顾名思义,一定有椰子树。它又高又直的树枝和宽大的叶子真的很美。但我不想把更多的目光放在它身上。我们去下载车后来到这里,首先吸引我的是几个大字:“一国两制,统一中国”。那个字是个红方字,站在路边的椰子树下。此刻,阳光正好打过来,每一个大字都更加耀眼。

“哇,金门!”一个女孩的尖叫声让人看向大海的方向。步幅大,步伐快。走过平坦的倪青公路,穿过一片棕榈和椰林,站在一个长满草的斜坡上,睁开一双眼睛,让你的目光越过金色的沙滩,扫向壮丽的大海,沿着向导的方向看:哦,这就是金门!?像一座山躺在海面上,像一条巨鲸漂浮在海面上,缓缓游动。我不是秘鲁的玛雅人,但我有非凡的视力和古老的眼睛。虽然看不到岛的真面目,但却能感受到雾霭中映出的美。看了一会儿,回头一看,觉得沙滩上、草坡上、行走的小路上,站着那么多游客,往外看,往对岸的方向寻找。

十公里之外,对于一般人的视力来说,毕竟有点远,时间长了也看不到什么,所以想再去下一个景点看看。走出草坡,我发现了一个吸引了很多游客的场景——在旅游区的一个观景台的围栏里立了两个黄色的三脚架,分别立了两个黑色的双筒望远镜,相机对着大海。望远镜上的白管上写着两行字,大意是:看望远镜和台湾省金门岛,一人收费十元。周围都是游客。一位老人正在告诉游客一些事情,一些游客正在通过双筒望远镜观察大海。不用说,这是用望远镜看金门。走,我也去看看。我看到了每一个机会,问老人为什么。这位老人是望远镜的主人。他穿着一件黑色的外套,头发花白,额头上的皱纹像蚯蚓一样在额头上弯曲爬行。20世纪50年代,金门炮战期间,他作为士兵驻扎在厦门,退役后定居于此。随着旅游业的兴起,特别是“一国两制景区”的流行,为了方便游客隔海看金门,他们购买望远镜为他们服务,并告诉他们他所知道的金门炮战,既是商人,又是导游,既服务游客,又为自己赚钱。他说这个职业不完全是为了挣钱。他想用这台望远镜让更多的人了解不应该被遗忘的历史。他说,这是一个老兵的职责和义务。在故事里,他看到一个老游客来了,他走过去主动要求他去看,不收费。如果你把它看作一个家庭,你只会收到一次钱。你在看什么?看金门,看一句口号。什么口号?用肉眼看对面,却看不到。你必须使用望远镜。

金门是台湾省的桥头堡。在历史上,郑成功从金门和厦门两地攻占了台湾省。

1949年,国共之间爆发了一场伟大的战役,那就是金门战役。一方面是三年横扫八百万国军的解放军之战,另一方面是退守孤岛的国军生死之战。战争的结果是,登陆金门岛的近万解放军全军覆没。1958年,金门炮战再次爆发。直到上个世纪中国实行改革开放,枪炮消失,岛屿平静。

作为一个扛过枪没打过仗的退役军人,我当然对这段历史感兴趣,于是和老兵聊了聊。听说我也是军人,我在高原的时候他也觉得亲切。他给我深刻地讲了金门战役,并向我介绍了从哪个角度可以看到金门的碉堡、道路、工事和哨楼,以及另一个岛上的著名标语(达达)等等。他还告诉了我他对金门的了解。他说金门有两样最好的东西,一是金门人留在岛上的贝壳做成的闪闪发光的菜刀,二是金门高粱酒,是真正的菜、酒、香。

我品味老人的话,觉得这两件事有现实的巧合。剥开菜刀就像转动橄榄枝。高粱酒是金门人酿造的团圆酒。

“调整。快来看看”。他用望远镜看了看。我从他为我调试镜头的方式中学到了,向前迈了一步,把另一只脚抬得更近了。半弯着腿,身体前倾,一只手拿着望远镜,右手食指转动望远镜上的旋钮,先看金门岛,金门的放大图映入眼帘。看大丹岛上的标语:“三民主义统一中国”。标语,白底红字,写在一面墙上,是专门为写这个标语而建的,站在海边半腰的山坡上,四周绿树环绕。

再次转动望远镜,我继续看。过了很久,我觉得金门岛不是一个岛,而仿佛是一片在大海中起伏的浮木。白色的旗帜墙似乎变成了一只飞翔的鸽子,像一片叶子范颖从对面飘来。于是这种感觉,心底涌起几句诗:

雾,挡不住眼睛,

大海一直在消失。

新的太阳什么时候升起,

照亮返航的白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