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父母 ;笔者: 张成斌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从小我就认为我叫叔叔阿姨的人都是自己的亲生父母。但我做梦也没想到,我的亲生父母不是和自己朝夕相处的叔叔阿姨,而是自以为与自己无关的人。

在我七八岁左右的时候,随着与外界的频繁接触,我逐渐意识到人们对我的看法是不一样的。有时候我们一起窃窃私语,有时候我们小声嘀咕,骂我“生孩子”。当时我不理解“生孩子”的含义。但我想这不是一件好事。回到家,我哭了,连饭都没吃。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养母挨家挨户警告他们“不要再欺负我的孩子。”养母的行为让我开始怀疑自己的出身。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我父亲去世了。我养父带我去送葬。我一进门,大姐和二姐就抱住我,一边抽泣一边抱怨离别的痛苦。大哥,二哥,四哥,还有不懂事的小妹妹都围在我身边抹眼泪。这时,困扰我很久的谜团似乎解开了。

那几天,我妈妈经常来我家。现在想来,一个是来看我,一个是来要吃的。因为那边生活紧张,我经常吃最后一餐没有吃下一餐。对于母亲的光顾,养父母虽然很不情愿,但他们表面上装作微笑。后来才知道,养父母不喜欢我父母经常来来去去的秘密,因为他们担心有一天会把我带走。

1970年,大学停止招生,而是推荐各行各业的优秀青年继续深造。1972年,我们公社给大学生弄了两个名额,我就是其中之一。没想到,养父不仅没有笑,反而强烈不同意。

送上门的大学生指标被养父坚决退回。但是我对他们既不生气,也不怨恨他们阻碍了我的未来。因为我心里知道,养父母最担心的就是孩子翅膀硬了会跑掉。

经过这次磨难,我看到了养父母的自私,同时也明白了一个道理:人不能只为自己而活,更重要的是多为别人着想。在需要的时候接受滴水,我会用泉水回报你的好意。我暗暗告诉自己,养父母辛辛苦苦把自己养大,这就意味着他们的儿孙会屈膝,享受家庭生活。从那以后,我白天去教书,一大早到晚,就像其他伙伴一样,推推搡搡,洗洗,挑水,推推搡搡。尽你所能;学会做你做不到的事。尤其是养父做的木工活,他经常帮忙。

在学校,受同事的影响,业余时间喜欢给电台和报纸写文章。养父母听到挂在墙上的小喇叭每隔三五次播放我的文章。他们高兴的时候,就让阿姨做点家务,但很少给我安排,让我有更多的时间写作。

时间过得很快,突然,在1985年。今年夏天,养父母得知区广播电台要调我去工作。这次养父母来了个180度大转弯,给我开了进城打工的绿灯。

1987年,全家去了农村。这个单位分了房子。之后,他的妻子开始经商。为了照顾老人,妻子强烈拒绝立即搬家。直到1990年,妻子所在的单位多次催促他去报到上班。我和妻子苦心动员养父母进城,委托亲戚邻居做工作。但是,不管怎么劝,养父母不仅不肯离开,还向我们许了个愿:“现在他们还能做,等到做不到的时候”。看到他们如此坚决,我们不得不服从。

2002年,一天天变老的养父母终于同意搬到城里。但是他们有条件独自生活。我告诉养父,我们的房子比以前大了很多。况且你孙女已经结婚了,房子也够住了。但是我的养父又出现了。实在没有办法,还要靠他。

这么多年来,我们一家人一直都在分离,这次我们终于走到了一起,共享天伦之乐。没想到养父得了急症,虽然得到及时救治,但很快就去世了。

有了它,养母早期疾病的精神障碍变得越来越严重。没有人照顾你,你活不下去。大嫂得知我们太忙,也加入了照顾老人的行列。

听老人们常说,如果老夫妇中的一方先离开,几年之内,另一方很快就会跟着离开。可能是应验了老人们的话,养父去世不到两年,养母也离开了我们。养父母在世时,对我照顾有加,疼爱有加;小时候,我对养父母很听话。说实话,我这辈子做养父母的孩子做得还不够。如果有来生,我一定要重新选择父母。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