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子回到了Xi 投稿来源: 何频

  • A+
所属分类:悬疑小说

供给侧改革的深化显然触及了农业。多年来,玉米和小麦价格难以区分的结构模式已经改变。——今年,玉米价格开始下降。现在调查对农民和农业的影响为时已晚,但冲击是显而易见的。很多地方纷纷开始调整秋种作物的种植结构,重视种植大豆、土豆、火麻仁和各种小杂粮。多年来,人们在被串联放大的喧闹都市圈里紧张了很久。公园和绿地虽然可以缓解他们的情绪,但我们的精神养料需要在地球深处进行调整。包括出差、郊游、回老家,我一次又一次的尝试突围,看看野外的庄稼,分辨四季。但我遗憾地发现,在连绵不断的高速公路和纵横延伸的高铁上,砍下俯瞰大地、巡逻大地的庄稼,与初夏小草走村道、公路沿线赶集、路过玉米绿纱帐的画面截然不同。我固执地认为,庄稼作为庄稼,是浸透了汗水,充满了人情的东西。一代又一代,春花秋果、夏收冬藏的故事被演绎。它们远比那些不讲道理的都市花草更接近我们的深刻记忆,它们与父母祖先的根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太行不画千古,黄河无弦,万家琴”。在我的家乡,人们喜欢在家里挂这副带有正厅山水画的对联。耶!云台山的大瀑布从天而降,神农山的老白松蜿蜒如龙,丹娜河两岸的好竹园,黄河滩上的杨树林,处处如画,倒映着淮川四季的好收成。在四季中,大秋天的庄稼是最多彩的。——玉米肯定是主角,还有大米、小米、小米和火麻仁;还有芝麻花生、绿豆、白豆、黑豆、豇豆、红豆和大籽绿豆;有“四味中药”、棉花、红薯,国营农场还大面积种植苜蓿作为绿肥。比如高粱,分为红高粱和芦苇高粱。后者又叫九头鸟高粱,是专门储存来吃甜的,和甘蔗差不多。每年,农民都用小块土地种植高粱,但他们不吃高粱。他们拿高粱秆编箔干东西,也可以编破隔板或盖棚子。而且高粱茎尖是做锅的好材料。粗糙的高粱穗是播种的,用来用扫帚和扫帚扫地,而精细的小米穗是脱粒后用手肘扫帚捆绑,所以新婚妻子专门回家扫床。

然后就是麻子。我想特别谈谈火麻仁。——火麻仁和稗子玉米是长夏种植的,种植在靠近公路的田边上。麻叶的味道很奇怪,人们认为它的气道很难闻。连羊和牛都不吃,只是起到保护农作物的作用。山民在山坡或丘陵地带挖坑,称为池塘,收集夏季雨水,形成一个池塘,用来洗衣服,喝牛羊,同时沤麻。麻子是不分青红皂白生出来的,南北都种。种子可以出油,麻皮可以编织。经典口述史《白石自传》以追忆前人和父母为开篇。画家深情地说,他一家五口有一亩水田,水田名叫“马子秋”。“在我们老家,做饭的时候都会烧稻草。我妈妈经常看着稻草的顶部,她经常发现烧稻草很可惜。她用穿好的椎骨一个接一个地下来。一天可以得一谷,一月得三升,一年得三桶六升。积累类似的数量,然后把它换成棉花。我们在房子的空地上种了一些大麻。用棉麻,我妈春天织棉花,夏天织麻。在我们家,从我妈进门开始,老小穿的衣服都是我妈织的布做的,没必要去外面买布……”。这是妈子在纺织和服装制作中的一个例子。

麻子还是颗粒。在古代,麻子是五谷之一。《齐民舒窈》把麻和麻子分开讲,说前者是剥皮,后者是真的。孟浩然《穿越老人村》收获季节,开心地回忆“我们打开你的窗户翻看花园和田野,手里拿着我们的杯子聊桑葚和麻。”白居易诗《写七月一日》:“七月一日,秋生走在路上。平静地生活,从此快乐。夏天和雨在森林里中断,凉风在池上升起……。两个男孩坐下来躺下,一个工作人员帮助他们停止行走。饥闻麻粥香,渴感云汤美。”宋元以后朝子被削弱,由于棉花种植的引进和扩大,逐渐被边缘化。然而,它仍然存在。上世纪70年代,老人要沤麻、纺麻绳、做麻袋,而小麻籽可以榨油或吃零食。到目前为止,在陕北和关中地区,也有风味独特的麻子饭。农民拿着炒麻子饭,然后用青菜和野菜煮粥。我觉得是麻辣粥让老白居易馋了。在广西著名的巴马长寿村,老寿星和当地村民通常喜欢用火麻仁煮蔬菜粥,类似于陕北的麻子饭。而麻就是麻子,又叫麻、黄麻和麻。

甚至大麻的叶子也是高山蔬菜。列入《救荒本草》的山西苗、油子苗是芝麻叶、芝麻叶,被纣王记载为食用野菜。如今,包括河南人在内,吃芝麻叶的人更多了,芝麻叶拌面是一道特色美食。但麻叶进入不良场所的习惯在闽南、粤东地区依然存在。随着客家人南迁的历史,麻叶可以被列入《山甲清宫记》。时至今日,在潮汕地区,味道浓烈的麻叶经过焯水、水洗后,依然是瘦身素食、煲汤的特殊食材。因为痘印长期被冷落,有些地方分不清痘印和毒品大麻的区别,农村根除痘印存在误区。和美国学者迈克尔&米多;波伦曾在《植物的欲望》中指出,经过几万年的进化,“纤维大麻和麻醉大麻被区分为白天和黑夜的不同:纤维大麻只产生微不足道的四氢大麻酚,而麻醉大麻的纤维毫无价值。”前者是中国传统大麻——小火麻仁也是!后者是印度生产的大麻作物之一。

长期以来,多种多样的农作物,与五颜六色的杂草和树木一起,编织出无与伦比的自然多样性,在农民和市民、学者和诗人之间形成了天然的朋友圈。所谓锦绣大地,不仅仅是工业社会特别强调农业的小麦、玉米、水稻,更是强调利润和实用性,刻意简化多彩的农田和田地。谷物不仅丰富了人们的口味和营养,也影响着农作物本身的生态平衡。幸运的是,在中国的土地上,东、西、北、南,仍然有许多人尊重和珍惜土地和庄稼。据我所知,据我所见,大运河流经江苏、山东、河南和安徽的边境。初秋,除了茂密的果树和玉米,还有水稻、小米、大豆、芝麻、花生、红薯等。八月中秋,位于江汉平原的仙桃、潜江、荆州,水边有荷花、芙蓉花,家里有夹竹桃花、紫薇花、芙蓉花、桂花,地上种满了沉甸甸的稻谷、开大口的棉花、红脸的高粱、黄豆、甘蔗。朝子!朝子!阳历十月,霜降初红,沿河西走廊武威、张掖一线,祁连山下是天然广阔的玉米良种繁育基地,而在雪山山麓,连绵的麻子地则伴有菜花般的板蓝根和橘红色的万寿菊花,尽情释放着大地的精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