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营小餐馆的小夫妻 ;本文作者: 梁玉钦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城南有一座长桥。桥的一端是稻田村,另一端是林立的建筑,这些建筑是城市的一部分。沿着桥进入城市,步行600米,右转进入一条普通小巷,避开繁华的城市;沿着小巷再走一百米,你会看到一个小旅馆。店面只有十几平米,墙壁简单到只有白色,连门都是铁做的。午餐时间,店里挤满了顾客,客人一个接一个地进来。酒店的夫妻俩把一张干净的小方桌搬到了后面的小院子里。这个地方以前是城里的一个村子,院子里还保持着农家乐的风格,树木掩映,舒适悦目。

客人很多,但他旁边还有一个三岁的孩子。年轻的母亲觉得自己不够礼貌,招待不了客人,于是不满地瞪了孩子一眼,轻轻扭了扭他的脸颊。但孩子却紧紧抱住母亲,拒绝玩车,在母亲身边跌跌撞撞。

这时,一个老太太从院子的小角门里闪了出来,远远地对孩子喊:“星仔,跟博格去吃菠萝蜜。”孩子立刻跳过去,笑着扑进了奶奶的怀里;妈妈回头笑了笑,奶奶笑着把孩子抱走了。

奶奶不是星仔的奶奶,而是隔壁博格的奶奶。城里这个小村子里,有多少奶奶时不时来帮忙?他们觉得年轻夫妇带着孩子开餐馆不容易。他们逐渐把这个家庭当成了自己村里的亲人,私下里把帮助他们带孩子当成了自己的职责。小夫妻老实,小生意地地道道,南来北往的小商户或当地普通人,每顿饭花五块钱就能打发一天;当然也可以无限消耗。能满足渴望的土鸡被养在院子的角落里。它们现在被宰杀了,味道极其鲜美。五年前,新婚夫妇来这里租房开店,这里的人没有看到外面,就让孩子们安心在这里玩耍;他们现在对这个村子的人很熟悉。他们通常是叔叔阿姨,同龄人互相称兄道弟。

这对年轻夫妇是农村人,他们的家乡来自桥的另一端,但不是近端。他们必须坐一个小时的公共汽车才能过桥。在哪里,老太太不知道,年轻人知道。

看到夫妻俩的工作协调得这么好——男的负责买菜做饭,女的负责上菜洗衣——奶奶们都觉得他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

“不,”一向沉默寡言的小老公插嘴道,“出去上班了,看了眼就一起走了。”他在穆娜身上的认真态度让奶奶们笑了。

夏天的傍晚,小两口可以抛开白天的琐碎和忙碌,在院子里摆一张小桌子,沏茶,卸瓜子和瓜果——,为村民创造一个广阔的世界。黄陂果的叶子在摇曳,静谧的庭院里总是充满了欢快的空气,在100米外明亮的灯光之外,温馨甜蜜。

晚上夫妻俩会把抽屉里的钱——今天的收入——倒在床上看看有多少收入。他们数着,认真地数着,大的有一百元,小的一元甚至五毛钱;钱,都分门别类,叠得整整齐齐,把该送老人的放在一边,回头看着睡得香甜的孩子们,小两口满意地笑了……

时间过得很慢,转眼就是秋天。

胡同里,秋风吹得凉飕飕的,以为是收获的季节,几位正在乘凉的奶奶都很满足。一个瘦弱的身影走在夕阳下,渐渐逼近,遇到人也没打招呼。他只看着小旅馆转来转去,似乎对紧闭的门不服气,久久不肯离去。

“又想蹭便宜菜,懒三?”一位老妇人忍不住了,于是开口了。“懒三”懒,他家排行第三。

被人叫“懒三”,脸红红的,不敢看奶奶们,看着紧闭的店门,喃喃的说:“飞哥,今天飞哥怎么什么都没做?”

“飞哥在做事情,在做大事!它不像你。你整天都很懒,到处闲逛。”

“懒三”更是惊讶,看着老奶奶们。

“看,那是他的酒店。”跟着手势,“ Lazy Third ”就在一家大酒店开业后,看到斜对面桥头有一栋楼,彩带飞舞。

“懒三”盯着酒店,看似羡慕又冷漠,很快就跌跌撞撞地走了。他的身影在巷子里摇摇晃晃,越来越长越来越小,最后消失在拐角处。几位老奶奶默默摇头。

他们迅速回头,欣喜地看着新开业的格非餐厅;看来格非的成功也有他们的一份功劳,因为他们的风度也有一份骄傲。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